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网络电视直播 >> 正文

【风恋】大学校长(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方大学副校长高杨从老校长住的高干病房探视出来,回到新建成的花园一样美丽的新校园,一路上老校长语重心长的一席话,还在耳边回响:

高副校长,高杨老弟,你知道的,我一向很看重你。你学术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又有多年的教学和管理经验,我一直把你看成是我最理想的接班人。我就要离开大学,组织上安排我到政协文教委工作,其实是个闲职,也是照顾我的年龄身体情况。我极力向上边推荐你接我的班。可是,你知道的,上边又派来一位副校长,虽然学历不高,可是在官场上混了多年,活动能力很强,又有很硬的后台,虎视耽耽,他是志在必得呀。上边的一些人,对你又很有争议。你知道,现在社会的情况很复杂,大学也不能免俗。你工作原则性强,但是有时候缺少那么一点灵活性。这一阶段正是关键时候,你更要讲究一点工作的方式方法,多增强些灵活性。

灵活性——路上看着一栋栋新建成的风格各异的楼群,高杨很是感慨,老校长主抓的新校舍搬迁和重建,的确很有特色,很有独特的风格。

可是,灵活性——那个灵活性,却一直在脑海里跳动。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办公桌上摆着一份报告,他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皱眉头,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这时有人敲门,教务处吴处长和学生处钱处长同时走了进来。高杨示意他们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高杨举着刚看完的一份报告,有些愤怒地说:这次期末考试,怎么有这么多人作弊?这还是教务处暗中派到几个考场的人员,一次性顺手抓的,就抓了十几名替考者。除了少数几个替考者是咱们本校的学生,大多数替考人都是网上专职替考派来的人员。替考的价格视科目的难易,还高低各不相同,名码实价。把市场经济都搬到考场里来了,真是闻所未闻!高杨一边说一边气愤地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那份报告,还仅仅是抽察了几个考场……怎么能不叫我感到震惊?

看到校长震怒,教务处和学生处两位处长,相互对看了一眼,还是教务处吴处长先说话。

教务处吴处长陈述说:高校长,您也知道,这种情况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也不光是咱们学校存在,在很多高校里也都存在。我们一直是抓住一个,处理一个。可还是难以避免。现在网络上,替考试,还有替写论文,比如毕业论文,博士论文,学术论文等无所不有。这些网站,都有专业的枪手,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职业。他们无所不能,无孔不入。虽然咱们也一直在严厉打击,可是,就像白居易那首诗里说的那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高杨不客气地打断教务处吴处长的话:什么?还“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照你这么说,就没治了呗。咱们就得听之任之,缴械投降了呗。

教务处吴处长有些尴尬,微微涨红了脸:不!不是!高校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

学生处钱处长见吴处长有点下不来台,赶紧接话打圆场说:高校长,吴处长可能是有点用词不当。不过,吴处长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现在这一批大学生全都是独生子女,从小就被当成小皇帝小公主般的供着。天老大,他老二。一个个全都娇生惯养惯了,吃不得一点辛苦。不少学生觉得,进入到大学门里,就算是万事大吉了,觉得是彻底解放了,该好好潇洒潇洒了,不想再付出辛苦了。特别是那些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孩子,家里可劲给钱,更对学习不感兴趣,逃课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还可以花钱雇人代替他们听课,代替他们考试。数学系有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男生,是当年他们地区的高考状元,他就是凭着代人上课,代人考试,代人写论文,挣钱交学费做生活费的。

教务处吴处长接话说:这个男生我也认识,他叫吴山林,听说他现在是网上最牛的枪手,文科理科,论文,样样都做。收入相当可观呢。

高杨差一点拍桌子:荒唐!简直荒唐至极!高考状元?这叫什么高考状元?才华都用到哪儿去了,这样的学生,还能培养成为真正的人才吗?

学生处钱处长:这次替考,就有他一个。听说他还不止替一个人考试。

高杨又一次想拍桌子:太不像话!还成了替考专业户了。对这些替考者,和那些找人替考的人,一定要严肃处理!一定要狠狠打击这种歪风邪气!

高杨跟两位处长谈话期间,他的手机一直在震动,他知道又是夫人打来的电话,又是为大儿媳妇的顶头上司工业局长求情。这位局长不知托什么关系进入到在职研究生班学习,经常自己不来上课,叫秘书代替,英语统考,三次不过,只能给发个结业证书。夫人叫他灵活一下。给发个毕业证书。他说他办不了,大儿媳妇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至今找不见踪影。

高杨,你六亲不认,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情味!夫人气急败坏地在电话里吼道,把媳妇逼疯了,把儿子家搅黄了,你就功成名就,成英雄了!是不是?

灵活性——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三个字。可是,这种事情叫他怎么灵活?他没吊销那个局长的学籍,已经是对他网开一面了。

儿媳妇——儿媳妇到哪去了呢?这孩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

高杨不停地在办公室的里转圈圈,忽然,听见又有人敲门。

是他打电话叫科研处长过来的,高杨示意叫科研处长在他对面沙发上坐下,举着手里科研处的报告问道:这几个教师发表的论文,都有问题,是不是?

科研处杨处长坦白地说:是,我们都一一核实过。有的是模仿,毫无自己的创新;有的是变相抄袭,用自己的话写别人的文;有的干脆就是整段整段地抄袭。

高杨用手指点着报告上一个人的名字:这个叫王勇进的副教授,抄的是美国哈佛大学一位教授的文章,是吧?实际上是等于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成了他的科研成果了。倒是挺会走捷径,还敢大言不惭地发表在咱们省最有名的《文史哲从刊》上。真是够有胆量的。

科研处杨处长报告似的说:我们找他谈话,他还振振有词,说他跟那位美国教授,英雄所见略同,都想到一块去了。那些观点,也完全是他的见解。

高杨更加愤然:一派胡言!还知不知道世间有羞耻二字?评教授,不光要评学问,也要评人品,评道德水准。如此人品,如此教师,还好意思站在讲台上,向学生传道授业?还能给学生解惑吗?

科研处杨处长犹犹豫豫,又有点呑呑吐吐地说:高校长,他舅舅可是主管咱们省教育的省领导,对咱们学校也一向特别关照,你看是不是……?

高杨断然地说:是不是什么?我倒要说,正因为他舅舅是主管咱们省教育的省领导,我就更要加倍严格要求他。对他的这种违背师德的行为,更要严惩不贷!不能姑息。半点也不能姑息。

电话铃声响起,高杨拿起话机,没等对方说话,就先抢话说道:老同学,我的刘大主编。你们《文史哲从刊》,可是省内外享有知名盛誉的学术刊物。你还好意思为抄袭者说情?那篇文章得坚决撤掉,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你不会因为他舅舅是省领导,就三番五次的替他求情吧。如果咱们两个人,都把不住学术纯洁性这个关口,那就是失职,最大的失职!就该撤职罢官。是的,你我都没有几年干头了,可是,我们站好最后一班岗,把住这个关口,这个底线,咱们才能对得起人民对咱们的信任,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好了,你不必再说了,我已经建议评委会取消他的教授评审资格。北来顺的饭,你还得请。当年咱们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叫你从我手上抢走了。你一辈子都欠我的情。

高杨跟主编通完电话,见杨处长还未走,就问:你还有事吗?

科研处杨处长有些犹豫地说:是这样,高校长,是我答应了嫂夫人,你看是不是,那个王军,就别通报了?

高杨:我想起来了,王军是省立医院老院长的小儿子。他家老爸是你嫂子的顶头上司,是你嫂子找你了吧?

科研处杨处长急忙掩饰:不不,不是……

高杨摆了摆手:行了,你不用解释了,一切照既定方针办。

被称为万能枪手的替考者,数学系学生吴山林,敲门走进高杨的办公室,低垂着头站在高杨面前。

吴山林带着哭腔地哀求:校长,别开除我呀!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我要是被开除了,我爸我妈,还有我爷我奶,都得气病了。我爷奶都八十多岁了,一身的病。我也是想多挣点钱,给爷奶抓几副好药。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家里实在是太困难了。我父亲身体也不好,不能进城打工,只能靠种点地勉强维持生活。我只能靠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我……我……我以后再不敢了。

高杨微笑地看着要哭鼻子的学生:你吴山林可是当年你们地区大名鼎鼎的高考状元啊!不仅能代人考数学,还能考物理、化学、管理学、哲学,你真成了不可多得的全才了呀。只是你把上天给你的天赋没用到正地方。我理解你的苦衷,你也是被家庭困难逼迫的,你也是个很有孝心的青年,这一点令我很欣赏你。马克思说过,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是可以原谅的,你也知道错了,知错必改就是好同志。我同意不开除你学籍。但是,给予严重警告处分,也是对你的一种警策,能让你汲取深刻的教训。学校也不是要封死你靠劳动和知识挣钱的路。我有个建议,想请你到咱们学校的网站当管理员兼编辑,是有偿服务。你还可以到咱们学校的民族预科班担任数学课代课老师,是周六周日和晚上授课,要占用你全部的业余时间,一学期下来,也有很可观的收入,足可保证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我的数学小天才,你意下如何?

吴山林激动地流着眼泪连声说:我愿意!我愿意!谢谢校长!谢谢校长!

高杨:你先别谢。这两项工作,都是要有严格考核的,考核不合格,你一分钱也拿不到的。

吴山林连声保证地说:行行行!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高杨纠正说: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父母,还有你的爷爷奶奶。

吴山林很是兴奋:我明白!我明白!

高杨站起来,拍了拍吴山林的肩膀,鼓励说:我听说,你们的吴教授,要特招你读他的硕博连读研究生?小伙子,只要你走正道,你的前程一定会是光辉灿烂的。

吴山林无比激动地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校长!谢谢校长!

高杨一走进书房,就伏案把儿子的博士论文和自己出版的一本学术著作,一一仔细对照。

这时夫人许丽兰推门走了进来,非常不满地质问道:老高,你是不是给咱们儿子科技大学的校长打电话,要取消儿子博士论文的答辩资格?

高杨拿起儿子的博士论文,让夫人看:你看没看他的这篇论文,大段大段抄我的书。

许丽兰替儿子辩解地说:他抄他老子的,又没抄别人的。

高杨听了更是气愤:是他作博士还是我作博士?抄老子的书就不是抄袭了吗?一样是可耻的抄袭!这种恶劣的思想,恶劣的行为,恶劣的风气,不打击,不扼制。任其泛滥,会遗害无穷。他的儿子将来也会抄袭他爸爸。以后也就不会有人去辛辛苦苦地做学问,锲而不舍地去攀登什么科学高峰了。如此下去,我们的学术,我们的教育,必将被这些假论文,假学术,假冒伪劣,毁于一旦!子子孙孙都会骂我们是败家子的,跟祸国殃民有什么区别?

许丽兰很是不服气不屑地说:你怎么什么事都上纲上线?小题大作。一篇论文,就祸国殃民啦?那些贪官,哪个的博士论文是他们自己写的?不照样堂而皇之的拿到博士学位了吗?

高杨更加忿忿然地说:所以,他们才被人民唾弃,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些贪官我管不了,也不是我的职权,可是,我的儿子,我的教师,我的学生,我就要管,还要一管到底,直到把这股歪风邪气,彻底煞住,连根拔除。这是我的职责,也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我们要给子孙后代留下的,是纯洁高尚的教育和学术风气,而不是弄虚作假的歪风邪气。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千古罪人!

许丽兰很是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一说就引起你这么多话。死倔死倔。你一辈子也改不了你这臭脾气。你连儿媳妇都不照顾,她要是跟儿子闹离婚,我跟你没完。照你这么得罪人,我看你这副校长也快干到头了。

高杨更倔强了起来:当一天和尚,我就得撞一天钟。就得把住这个关口,把住这个底线。我一个也不饶恕。一个也不放过。这也是我的底线。

高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夫人许丽兰风风火火走进家门,连拖鞋也没顾上换,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报纸:你还有心思看报纸呀,许丽兰啪一下把一张A四打印纸拍到沙发桌上,有人揭发你的那本学术著作有大段大段的抄袭现象,这是发在微博上的,还说要向教育厅教育部举报……

高杨拿过那张打印纸,没等看完就气愤地吼叫起来:歪曲!污陷!我的书引用的那篇外文,是资料性的论文,是可以引用的。我征得过作者的同意。我在后面注释里也有说明。纯粹是歪曲!污陷!

儿子还说省教育厅纪检组已经同意成立专案组,对你学术著作的抄袭现象进行调查。

好好!调查吧,希望他们彻底调查!还我清白。高杨一瞪眼珠,眉毛差点倒立起来。身正不怕影子斜,我高杨就是不怕调查。

正这时高杨的手机响了,是老同学《文史哲从刊》主编打来的:

老同学,怎么的,这几天闹心了吧?你不是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吗?告诉你,我跟主管文教的副省长通了一次电话,他视察过我们编辑部,他说他了解北方大学的情况,也知道你,他说他过几天要专门找你谈一次话。我猜想副省长是要和你商讨创建211大学的事,你不是一直想要把北方大学创办成211型的大学吗?你的机会来了,你高杨英雄用武之地也来了。

放下电话,高杨的眼眶湿了,一滴亮晶晶的泪花在眼角上闪动。

癫痫病表现症状有哪些方面
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
拉莫三嗪配合什么药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