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短租 >> 正文

【丁香】翠色和烟老(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露堤平,烟墅杳。

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

独有庾郎年最少。

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

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

落尽梨花春又了。

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梅尧臣

南宋,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走着一个明媚的女子。只见这位女子,上身穿着一件修身的粉蓝色窄袖短衣,再加一件对襟的长袖背心,下身穿着同样的粉蓝色长裙,在衣服的领子和袖口的地方还绣了一些粉红色的漂亮的花边,看起来优雅至极,那身装扮,俨然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人潮在涌动,她也在向前慢慢移动着。

她好奇的眼神,扫过街道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对于这里的每一样事物,她都很感兴趣。当她看到自己喜欢的小东西的时候,就会停下来看看摸摸。那些摆摊的摊主,看到这位看似大户人家的女子,站在自己的摊位前时,也热情地向她介绍自己制作的精致小玩意儿。

忽然,她的目光被一个捏面人的老人家吸引。只见老人穿着一件破棉麻布衣,在他的肩膀上和背上,还缝着几个醒目的大补丁。但老人家一点也没有因自己的穿着,而觉得卑微,反而精神抖擞地捏着面人,在他的眼睛里,一个个面人都是有生命的。他的使命,正是让这些看似一滩软弱无力、毫无生机的面团,变得充满灵性、栩栩如生。

看着老人熟练的捏面人技术,女子忽然也想拥有一个这样的面人儿。于是她指着一团粉红色的面团,对老人说:“老人家,我想要一枝粉红色的桃花。”说完这些,她学着别人的样子,给了老人一个铜钱。

老人把铜钱收起来,憨厚地冲着女子笑了笑,然后就准备给女子捏出一枝娇艳的桃花来。

老人先是从摊位上的一把竹签里面,抽出了一根削得圆润的竹签,拿在左手里;接着他又在一团黄色的面上,揪了很小的一点儿面,用右手把黄色的面捏成泪滴状包裹在竹签上做花蕊;然后就是做花朵了。

只见老人用右手,在红色的面团上揪下一点儿面,然后又用右手把这个面团捏成水滴状,在一个薄薄的木板上轻轻一按,这个水滴状的粉红色面团就被按薄了,最后老人家把这片薄薄的花朵,包裹在花蕊的外面,老人又如法炮制,制作出了四片花瓣,于是一朵完整的桃花就制作好了。

老人又用同样的手法,制作出了五朵桃花,这才拿出了一团绿色的面团做叶子。同样的,老人在绿色的面团上揪了一点面,把这一点面在木板上按成橄榄状,又用一个木质的拨子把橄榄状的叶子从中间分开,压成两片叶子,又在叶子上面按出,一个个左右斜着衔接的细小脉络。于是,一片绿意无限的桃花叶片就被做好了,老人把桃花叶片也包裹在桃花下面,这时候的这枝桃花,黄色的花蕊、粉色妖娆的花瓣、绿色欲滴的叶子,在她的眼里,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她也越来越想把它拿在手上了。老人又做出了五对同样的桃花叶片,把叶片在花朵下面包裹好,这才把这枝栩栩如生的桃花递给了她。

女子满脸惊喜地接过这枝用面做的桃花,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在手上,心满意足地继续向前走去。

远远望去,女子湖水兰的衣裳,乌黑发亮的秀发,手上又拿着一枝娇艳的桃花,女子明眸皓齿的样子,让看到的人都不觉为之惊艳。

“闪开!快闪开!”自远处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只见马背上坐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他穿着坚硬的铠甲,正在策马扬鞭向人群中冲了过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看到快马奔腾而来的时候,都大惊失色,尖叫着涌向街道的两旁。只有穿湖水蓝色衣服的这位女子,还在呆呆地站立着,目瞪口呆地望着越来越近的少年和他的马,忘了逃避。

就在马蹄高高扬起,差点踩踏住她的时候,少年猛地一拉缰绳,把马头向旁边一拉,成功地制止住了将要发生的惨剧。

见女子似乎受到了惊吓,乌黑的秀发和裙摆,正随着他带过来的风而飘动着,她的小脸惨白,额头上也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眼睛里盛满了惊恐,这模样,纵使让杀场浴血奋战的他,从心底也涌出了一丝怜惜之情。可是一想到她居然不知道躲避马蹄,他忽然有些后怕和愤怒。

“没看到有马吗?为什么不躲!”他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地问。

“小女子正在好好地走路,你的马忽然就窜了出来,小女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因此就没有及时避让,惊扰到了小爷的马,是小女子的错。”她站在他的面前,仰着脸,弱弱地望着他,柔柔地说出了这番话。

“小姐芳名是?”他忽然,对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感了兴趣。

“小女子叫云织。”她握紧了手中的桃花,脸上微热,羞涩地开口回答。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对男子说闺名,而且还是个陌生的男子。

“在下是岳元帅麾下李烁。”男子见这名叫云织的女子说出了自己的闺名,男子也抱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看了看这名叫云织的女子说:“在下还有要事向将军禀报,就先行一步了。”说完提起了缰绳,双脚把马使劲一夹“驾!”像风一样地冲向了远方,一会就消失在了街的尽头。

“李烁,李烁。”直到马蹄声渐行渐远,云织才轻启皓齿,念出了他的名字。

岳元帅的大营里,岳家军正整齐地站立着,等候着岳元帅下达的北伐任务。

月元帅那一张饱经岁月洗礼的脸,看起来特别的刚毅。此刻,他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一张地图。时间正一分一秒地过去,所有人都敛气屏息,看着他们心目中最尊敬的岳元帅。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这个仗得打!

岳飞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了,纵使久经沙场的他也没有如此犹豫过。因为这一次北伐,困难重重,岳家军不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行军困难,还要面对朝廷一些奸妄之臣的谗言。他知道,一心求和的皇上根本就不愿开战,而秦桧等人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他,让他举步维艰。

可是,他忘不了那些丢失的失地里,百姓们断掉的头颅和孩童们凄惨的叫声;忘不了那些手无寸铁、被敌人掳去的女人们。她们手无缚鸡之力,却被那些残忍的金军们当做泄欲的工具。可怜的老百姓们都陷身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铁骨铮铮的岳家军,面对金兀术厚颜无耻的挑战,又有何颜面不去迎战呢?

就在岳元帅准备迎战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声音:“岳元帅,李烁将军求见。”

“传!”岳飞快走几步,准备迎接李烁。

李烁虽然不是他手下赫赫有名的将领,但是他英勇骁战,已经随自己参加过大大小小十几次战役,也算是一名心腹了,因此岳飞对他非常信任。

刚听到传报,李烁就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元帅,出兵吧!现在完颜兀术的女真军已经到了郾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再这样下去,我们的百姓又该遭殃了!”

“元帅出兵吧!元帅出兵吧!元帅出兵吧!”听到了李烁将军的话后,站在门外的一些将领们也纷纷跪地,请求岳元帅出兵。

纵使久经沙场的岳飞,这会儿眼眶也湿润了。在这个昏君当道、重用奸臣的大宋,多亏还有这些义薄云天的岳家军的铁血男儿们,他们用那一腔热血,为这个国家卖命。将领们已如此精忠报国,做为元帅的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于是他大手一挥,豪迈地大声宣布:“明日出发,进军郾城!”

听到岳元帅下达的北伐军令后,所有岳家军都沸腾了起来。大家都纷纷摩拳擦掌,期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亲耳听到了岳元帅下达的北伐军令,李烁的心里盛满了激动,他一定要在遇到金兵时,多砍几个脑袋,把这些无恶不作的金军,赶回他们自己的国家去!

骑着马,不由自主的,他来到护城河边,他想再让自己的战马黑旋风,饮一口大宋的河水。也许此去北伐,凶多吉少,连自己能不能回来都是个未知数了,所以,他想再看看可爱的大宋江山一眼,把她的秀丽风景铭刻在心田。

他策马扬鞭,很快就到了护城河边。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一个曼妙的女子,正静静站立在一棵柳树下。

此刻,护城河的堤坝上,有茵茵的绿草青翠欲滴;远处,一座座简陋的居民房屋,在一排排的柳树的掩映下若隐若现。偶尔,还有几户人家的烟囱里,飘起淡白色的炊烟。由于昨天才下完雨,今日的天气变得十分清新,河水也因为下雨而开阔了不少,到处都是一团一团高高低低嫩绿的野草。

站在柳树旁边凝望河水的女子,她穿着一身湖水蓝的衣服,衣服的颜色与嫩绿的草色互相映衬,十分相宜。趁着碧水蓝天,那简直是一副让人难以忘怀的画卷。

可是,他怎么觉得这名女子似曾相识呢?

带着这样的念头,他走近了女子。

感觉到有脚步声,女子警惕地扭回了头,与他四目相对。刹那间,电光火石般,他们都想起了今天的特殊见面,于是不由得异口同声地喊起来:

“云织!是你!”

“李烁将军,是你!”

“云小姐怎么在这里?"

“将军怎么在这里?”

喊完了相同的话后,他们两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于是就找了块干净的青草,面对着河边坐了下来。

“没想到还能遇到将军,今天将军可把小女子给吓坏了呢。”云织看着脚边的青草,没敢抬头望李烁,小声地嘀咕着。

“是啊!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到小姐,今天的事情,真是多有得罪。”李烁用手摸摸头,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对云织说。

“没事了,将军一定是有急事,才行得如此匆忙,小女子无碍,望将军不必内疚。”云织体谅地说道。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言语,望着眼前的河堤发起了呆。

“云织小姐,你看,你眼前的大宋河山,美么?”李烁望着眼前的碧水青山、寻常的百姓人家和飘起的袅袅炊烟,问道。

“在将军的眼里,家园的宁静祥和,比起征战沙场还要重要么?”云织没有回答他提出的问题,反而问了个看似没头没脑的问题。

“好男儿志在四方,征战沙场,抛头颅、洒热血,本是我们血性男儿应该去做的事情。只有我们奋力拼战沙场,才能换得我大宋子民的安居乐业、宁静祥和,你觉得如何?云织小姐。”

云织看着李烁,他那刚毅的侧脸是那么忧伤,似乎不该是一个征战沙场、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的表现。这不由得让她有些好奇,这李烁将军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具有现在这么沧桑、令人心疼的颜容。

“将军可否告诉小女子,你是怎样走上从军的道路,又是怎样遇到岳元帅的?”云织小心翼翼地问。

听到云织的问话,李烁的身子猛地一震,然后双手抚脸,模样痛苦极了。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地对云织说:“三年前闹旱灾,我们那个小山村里颗粒无收,眼见大家都要饿死。于是,我的爹娘就让我到另一个村的亲戚家里借点粮食,接济一下艰难的日子。我连夜就启程了,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奔波,我终于回到到了亲戚家。亲戚家也过得艰难,但他是个猎户,就给我了三只兔子,让我拿回家先救救急。我拿着兔子匆匆往家里赶去,但是走到半路,我就发现了一大队金兵,他们的手里牵着牛羊、战车上拉着几袋粮食。当时他们人很多,我就找了个隐蔽的草丛藏了起来,等他们走远了,我才敢回村。可是到了村里,所有残垣破瓦、所有堆积的尸体、所有那些被侮辱、被杀害的女人们,以及被刀挑出肠子的小孩子……这血腥的场面,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的心。因为出去借粮,我才幸免于难,可我的双亲,还有我可爱的、只有五岁的妹妹,全都在这场杀戮中死去……”

李烁悲愤地诉说着往事,仿佛那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痛苦往事,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云织则是在一旁心疼地看着他,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

“那天以后,我就决定报仇,我要亲手杀了那些毁我家园、杀我至亲的禽兽。在一次远行中,我偶遇到了岳元帅。久闻岳元帅铁骨铮铮,是个打金兵的能手,于是我就请求他,请求他收下我。从那以后,我就成了岳元顺的部下,随他出生入死征战沙场,砍杀了无数金兵。”李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所有过往。

说完后,他扭了扭头,看向云织,却发现云织居然在哭。

“云织小姐,你又为何伤心?”李烁关切地问。

云织红着眼眶,也缓缓地对李烁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小女子云织,跟李烁将军的遭遇一样。家没了……至亲也被金兵杀死了,爹娘拼死把小女子藏在一个地窖里,这才躲过了金兵的魔抓。可是金兵临走前,又燃起一把火,烧毁了整个村子。小女子无家可归,这才来投靠亲戚,不过还没有找到亲戚,就遇到了将军你。”云织也悲伤地说。

癫痫病发作时都有什么症状
得了癫痫应该怎样治疗
辽宁癫痫病公立医院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