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实验室台面 >> 正文

【流年】灯(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雪在撒着欢儿。是他们这地方的人俗话所说的鸡屎雪,一大片一大片,像是谁在风头上一锨锨扬起的麦衣子,飘飘洒洒沸沸扬扬,将天地缝成了白茫茫的一整片。

一整天,老耿头都是拖着一把扫帚忙活着扫雪,门首到公路的这条石子路傍晚刚刚扫过一遍,可还不到一支烟的功夫,又让这些臭鸡屎样的雪花片给落满了。

天刚擦黑,老耿头就拉亮了商店门口挑檐下的罩子灯。灯泡和灯头上的搪瓷白罩子老耿头前几天用抹布擦拭过,可灯光并不显亮,晕晕黄黄的,光亮在满天的雪雾遮挡下,远远望过去只剩下黄晕晕的一滩,孤零零的,在这风雪弥漫的落雪天,越发显得这里荒僻、冷凄了。

从前这里可热闹了,黑压压整天挤满了打牌下棋的人,就是夜深得天上冒出了星星,还听见挑檐下一滩光亮里“啪啪”的棋子响里有声音咋咋唬唬嚷:“你踩我马我吃你车!”

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这里冷清了好些年了。有时候,工厂里一些老家伙从城里溜达到了这里,瞧见了老耿头,离得老远就喊开腔了:“老家伙,还没上‘黄榜’?”

“早着呢。还活得好好的呢。”

老耿头说完这话,就咧开嘴和来看他的老家伙呵呵呵都笑了。

“黄榜”是他们工厂里的话。从前在工厂,他们办公楼下的告示栏里常贴着红纸写的喜报、海报、公告,还有白纸写的通报和检讨书,当然还有黄纸写的卜告。现在,工厂关门都好些年了,工厂办公楼早没人影了,楼下的告示栏也不见了踪影,但工厂里他们从前常说的“红榜”、“白榜”、“黄榜”之类的话,还时不时的会从这些老家伙们的嘴里蹦出来。

接下来,老耿头从商店的柜台里摸出一盒烟,拆开给老家伙发一支,自己嘴里别一支,就和老家伙有一搭没一搭说起哪个老家伙最近上了“黄榜”,哪个老家伙还在医院躺着,看来离上“黄榜”不远了。再接一支烟,老家伙说该回去了,有空我再来。如果,大半年不见老家伙来,老耿头就知道,这个老家伙十有八九怕是上了“黄榜”。

老婆子一下世,老耿头就被儿子接到了城里和儿子、儿媳一起住。儿子在街上有个水果批发店,成天忙得屁打脚后跟,家里也该有个人照应着。可渐渐的,老耿头发现,儿媳的脸吊起来了,一进家门阴沉沉的,像是谁欠着了她的?!儿媳有时和儿子拌起嘴来,牙尖嘴快理直气壮的,一点都不避他老耿头的茬。老耿头虽说在机器旁守了大半辈子,可老耿头一辈子都是鼻眼里见不得半点灰的人——我还没老得叫你接屎端尿呢,就吃你的眼角屎?!老耿头憋着憋着终于对儿子发话了,我搬出去住算球了!儿子嘴里呜噜说,爸,你这是咋啦?老耿头冲儿子哼哼一声,说,我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过几天,老耿头厚着老脸给工厂里原来管事的一个老家伙一说,老家伙二话不说就应承下了。工厂关门有好些年了,机器能搬能卖的早拆光了,但是地盘还在,正找寻人守厂护院呢。老耿头后来真的就搬过去了,将厂门口的小商店拾掇拾掇,支了床铺了被褥买来锅碗瓢盆,老耿头就将这里当成家了。

白天在厂子周围转悠转悠,有时打开铁锈斑斑的铁门,在厂里四处看看,剩下的时间,老耿头搬一只马扎坐在商店门口的挑檐下,伸着头朝远处公路上眼皮一眨不眨地瞅。

这里四面都是荒地,离城里还有二三里路远呢,自从城市向西发展后,城东的这一片像是被人遗忘了,公路两边除过荒地就是他们工厂这样常年不冒烟的旧厂房,公路上倒是整天车来车往的,有时跑过去一辆辆小车,有时是长途客运车,更多的是跑货运的大卡车。偶尔,有司机将车停在路口,跳下驾驶台朝着公路边的草丛方便后,转身会来这里买包烟买瓶矿泉水,有时也在商店门口的挑檐下抽支烟歇口气,和老耿头扯些闲话。

老耿头的商店柜台里摆着香烟、矿泉水、方便面还有些花花绿绿的小食品。他不指望这些东西挣啥钱,老耿头只等着有人来买烟时和人家搭搭话,扯扯闲。要不他一个人守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地,还不凄惶死。

天越来越黑了,雪还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天空沸沸扬扬的雪花看不见了,只有地上的雪在黑暗里四处泛着白光。偶尔,一股股雪片子被风吹进了挑檐下,在罩子灯黄晕晕的光亮里亮晶晶地一闪,倏一下就不见了。

老耿头取下了商店门上的棉帘子,他的店该到关门的时候了。

小伙子进来的时候,老耿头正埋着头,往门口墙角的炮弹炉炉膛里添煤块。棉帘子“刺啦”一响,一股冷风“嗖”一下灌了进来,紧接着,一个人脖子一伸进来了。老耿头直起了腰,眨巴几下眼就看清了,进门的是个个子高高的小伙子,头上的风帽和身上的防寒服上挂满了白花花的雪,看样子在雪地里走了好些时辰了。

“买烟么?”

小伙子抬手摘下头上的风帽,“嗯”了一声。

“天这黑了咋还出门?”

小伙子望着身边的老耿头,说:“快过年了,急着去车站乘车回家。”随即,小伙子目光左右一扫,就将眼前的这间小商店看清楚了——门首蹲着只带烟囱的炮弹炉,屋中摆着柜台,柜台后靠窗支着床,靠墙根还立着面衣柜、货架子,洗脸盆啦铁桶啦铁锨扫帚拖把啦将整个房间堆得挤攘攘满当当的。

“雪大吗?”

“嗯。”

“就你一个人?”

小伙子还是“嗯”了一声。

说话的工夫,老耿头已走到柜台后,一转身,手里抓个疙瘩笤帚走了过来。

“快扫扫身上的雪,看这雪下的,衣服得是溻湿了。”老耿头将疙瘩笤帚递到了小伙子面前,嘴里嘟嘟囔囔说。

小伙子愣了愣,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老耿头手里的疙瘩笤帚,在肩头扑打了几下,接着一弯腰,噗噗噗扫起了裤腿和鞋帮上的雪。

目光一落上小伙子的脊背,老耿头看见,小伙子肩下还挎着个帆布包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都装着些啥。

扫净了鞋上的雪,小伙子直起身,抬手将头发前后捋了捋。头顶的灯光黄晕晕的,老耿头还是看清楚了,小伙子至大二十五六的光景,瘦瘦高高的,头发快将眉毛遮住了,白光光的长条脸上镶着两颗细细的小眼睛。

“得是在我们这里打工?”

“嗯。”

“过年厂子放假啦?”

小伙子躲开老耿头的目光,并没有搭腔。

见小伙子不吱声,老耿头从墙角拉过了一把折叠椅,指指门口的炮弹炉说:“快过去烤烤火。”

接过了椅子,将身后的帆布包往墙角一丢,小伙子“咯吱”一屁股坐到了火炉边,接着两只手手心贴在了炮弹炉的钢管烟囱上,嘴里吸溜吸溜呵出了声。

老耿头看出来了,小伙子看样子累得不轻,也冻得不轻。

老耿头吭哧吭哧弯下了腰,伸手一拉封门,“嘭——”一声,炉膛里的火焰一下窜了出来,一跳一跳的,将小伙子的脸照得红扑扑的,小伙子的眼里一下笼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雾。见老耿头正打量着自己,小伙子抬眼向店后柜台里扫了扫,然后偏着头问:“师傅,你这有方便面吗?”

“有有有……”,老耿头边向柜台里挪着脚步边问,“‘康师傅’还是‘华龙’?”

“‘康师傅’吧。”

“几袋?”

“两袋。”

两袋方便面拿到了小伙子跟前,小伙子伸过手要接方便面时,老耿头忽然瞅见,小伙子的右手手腕上盘着条细细的青龙,昂着头吐着舌头,打眼一看模样怪骇人的。或许是觉察到了老耿头正盯着自己的手,小伙子的手有些不自然地抖了一下,接着手一缩,青龙溜进衣袖不见了。紧接着,小伙子双手并拢一用劲,“呲”一声,方便面袋口撕开了一道缝,小伙子拇指和食指夹着面块就要往嘴里送。

“别吃别吃,我这里碗筷开水都有呢,泡一泡再吃嘛。”

老耿头嘴里这样说时,人早已转身走到了墙角的案板前,在案板上搁放碗筷油盐酱醋的架板上摸索一阵,取出一只瓷碗一双筷子冲着小伙子说:“给我儿子准备的,我儿子从没用过一回呢。”

小伙子望着老耿头,愣了愣,最终还是站起身走到了墙角的案板前。在案板下的铁桶里舀了勺清水,将碗筷涮了涮,接着就将面块搁进了碗里,撕开了调料包,将调料包搁在面块上,倒满了开水,最后用撕开的纸袋将碗口严严实实捂住,再将两根筷子并排压在了碗沿上。

看样子,小伙子吃方便面不是一回两回了。

捂过了一阵,揭开了碗,一股热气呼一下从碗里冲了上来,小伙子端起碗朝着老耿头让了让,见老耿头朝自己摆手,小伙子将筷子伸进了碗里,一张嘴,一筷头面进了嘴里,紧跟着喉结上下动了动,一双筷子又伸进碗里了。

老耿头张着嘴望着吃面的小伙子,年轻人的胃口就是好,老耿头有好些年都没这样吃过饭了。

三五筷子,小伙子风卷残云吃完了面,就连碗里的汤小伙子举起碗都喝了个精光。拆开了“康师傅”,第二袋方便面小伙子又泡上了。

老耿头忽然搓搓手,咂了下嘴,说:“瞧我这死记性,上午我煵了肉臊子呢,小伙子放些吧。”老耿头望着小伙子,小眼睛一亮一亮说。

“不不不……”小伙子嘴里呜噜着,见老耿头从案板上的架板上端下了盛肉臊子的黑罐子,小伙子还是颤着手挖了一勺,放进了碗里。接着,一揭碗,一股香味儿直往人鼻孔里窜,老耿头打了个喷嚏,张着嘴满意地笑了。

小伙子端起了碗,举起了筷子。

“小伙子,老家在哪哒?”

“周至。”

“周至好啊,‘金周至银户县,不讲理的大荔县’,我们这里人常说这句老话呢,周至我年轻时去过,有山有水的,你们那地方蛮不错嗬。”老耿头望着小伙子,显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

“家里都有啥人?”

老耿头这样一问,小伙子的眼皮一下耷拉下了,埋着头,只顾吸溜起了碗里的面条子。

夜越来越静了,远处传来公路上拉货的大卡车轰轰的引擎声,响过一阵,渐渐就跑远听不清了,荒野上的夜晚,越发像枯井一样幽深、寂静了。

吃完了面喝光了汤,小伙子从案板下的铁桶里舀了水洗净了碗,将碗筷搁在了案板上,就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钱递给了老耿头。

老耿头接了钱,返身去柜台里一个纸盒里拣出几张钱,找给了小伙子。小伙子接过钱顺手装进了裤兜,然后一弯身提起墙角的帆布包,挎在了肩上,冲老耿头笑了笑,就要转身出门了。

“得是现在就去城里乘车?”老耿头在身后问。

“嗯,就现在。”小伙子说着,拉开了房门,一抬手,揭开了门上厚厚的棉帘子。

一股冷风呼一下灌了进来,老耿头打了一个哆嗦。

“小伙子,小伙子,你等等。”老耿头在小伙子身后忽然急急忙忙喊。

小伙子回过了头,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望着老耿头。

老耿头望着小伙子,张了张嘴,咽了口唾沫说:“小伙子,天这晚了,这里离城里还有二三里路呢,晚上你住我这算球啦,看!柜台后的床铺大着呢,铺盖被褥都有呢。”

说罢,老耿头向着柜台后指了指。小伙子看清楚了,柜台后的一张床上,被子铺得平展展的,显得很大很阔的样子。

小伙子愣怔了一下,望了眼老耿头,见老耿头目光热切地看着自己,最终一转身,将肩上的帆布包又丢在了墙根。

接下来,老耿头就在屋里忙活开了。给小伙子从床下拿过来一双棉拖鞋,告诉小伙子该在哪个盆子里洗脸哪个盆子里洗脚,还唠唠叨叨问小伙子,去不去外面方便?

小伙子出门去外面方便后,洗了脸洗了脚换上了棉拖鞋,老耿头就领小伙子到了柜台后的床铺前。

床很大很阔,靠着后墙顺东西支着,东首靠着窗户,西头几乎快要到墙根,床上的两床被子一前一后铺得平展展的,红床单绿被套,显得很干净。

“被子我天擦黑就暖下了,我儿子这几天快来了。”老耿头指着床铺,对小伙子说。

话一说完,老耿头想起了,儿子快半个月没来了。儿子十天半月的来一次,有时打个照面就开车走了,有时候在老耿头这里住一宿,第二天早晨走。儿子这几天快来了,这些天每到天擦黑开了电褥子给自己暖被子,老耿头总不忘给儿子也拉开一床被子。

小伙子坐在了床沿上,脱下身上的防寒服,搭在了床前的柜台上。老耿头从床后取过一个花枕头,向床西头一丢,说:“快上床快上床,床上暖和。”

小伙子一抬腿就跳上了床,手一伸进被子,被窝里暖得烫手,小伙子将床后的被角一揭,腿伸进了被窝。

“把衣服脱了睡,脱了衣服睡觉舒服。”老耿头望着床后的小伙子,乐呵呵说。

老耿头这样一说,小伙子穸穸窣窣脱起了衣服,将裤子搭在了床背上,然后斜靠着枕头,半躺在了床上,眼盯着屋顶,像是在发呆。

开了窗下的床头灯,然后关了门封了门口的炮弹炉,拉灭了屋顶的灯,老耿头吭哧吭哧上床了。

房间里一下子暗了许多,窗外传来呼呼的风声,一阵一阵的,看样子雪还没有停。老耿头上了床,背靠在窗下的枕头上,伸手从床前柜台上的烟盒里摸过一支烟,“吧嗒”一声点着火,吐出了一口烟,老耿头望了眼影影绰绰的灯影里的小伙子说:“小伙子,成家了没?”

“没呢。”

“那对象有了吗?”

癫痫病哪里正规
儿童癫痫的治疗如何做
怎么治疗癫痫病会比较好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