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剩女多还是剩男多 >> 正文

【丹枫】阿样(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爷爷说:“天不生无用之人,地不长无名之草。天生有天养!”

阿样踮起右脚,双手抱着一张贴有大红纸的厚纸牌,牌上写:爱心助学金10000元。

他想:“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他又想,要是弟弟们读完书不用钱了,我手头有这么多钱,就可以把房子盖好了。

转而他又想,这些钱以后要不要还给人家呀?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摄像机、照相机镜头亮亮地对着他的脑门子,还有一只毛茸茸的话筒对着他的嘴巴。同时他听到“咔嚓、咔嚓”一阵声响。

紧接着就有人问:“请问你是怎样培养出三个大学生来的?”

“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生活,是什么信念让你支撑住这个家庭呀?”

“三个弟弟都考上了大学,作为兄长你有何感想?”

……

众人七嘴八舌地问了一大堆。

阿样满头大汗傻兮兮地站着,全身衣服都湿透了。

众人又叽叽喳喳地问了一遍,阿样还是愣愣地站着不说话。

村长挤过来,用手指捅了捅阿样,对他说:“说话呀!你哑了?”

阿样问:“说啥?”

村长:“感谢的话。刚才我教你说的那些话。”

阿样:“那话怎么说啦?我记不住了!”

村长又使劲地捅了一下阿样的肋骨,小声骂道:“你个鸡巴的,卵用都没有。你自己使劲想,你再不说话这钱人家就不给你了!”

阿样被捅疼了急骂道:“你妈X的,捅啥捅?捅折了我肋骨我咋干活呀?”

众人一听,轰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阿样神情松驰了许多,脸上也显出一些笑意来。

村长说:“阿样,你好歹说句话呀,你怎么也成哑巴了?啊,人家送钱给你弟弟读书你一句感谢话都不会说呀?”

阿样一听,想了想,一字一句地说:“我这人嘴笨,不大会说话,大家别见笑。”

众人说:“理解,理解!咱们随便聊聊而已嘛,不要太过于拘束啊!”

一个女的问:“几个弟弟都在读书,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阿样说:“就这样熬过来的呀,我父母亲过世得早,是爷爷把这个家撑起来的。爷爷常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所以我是很敬重那些读书人的,包括我那几个弟弟。只要他们能考上大学,我再苦再累也要让他们去读书。”

有人问:“你有没有想过,你累死累活找钱来供几个弟弟上学,于你有何益处呢?”

阿样说:“只要他们好好读书,将来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不回农村摸泥巴我就感到很知足了!”

有人问:“你现在有什么心愿?”

阿样用手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最大的心愿是,除了还清所有债务,等弟弟们上完大学。余下的就是把房屋拆了重新建一座小楼房。”

有人问:“你有没有怨恨过你父母给你留下那么多的弟妹?”

阿样听了气愤地说:“我虽然读书少,但我还是懂得父母生养我们是何其不易的,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们做子女的感恩都来不及,还有什么可怨恨的!”

有人问:“你家小五为啥考得这么好,是全省理科状元?”

村长在旁边小声对阿样说:“快点说两句感谢话呀!”

阿样愣了愣,突然跪了下来,噔噔噔向大伙磕了三个响头。接着说:“感谢政府!感谢各位领导!感谢各位爱心人士捐款资助我家小五上大学。谢谢大家!”

众人一见阿样跪下来磕头,立即解散开来。有两个男的走过来扶住阿样:“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站起来好好说话……”

孔书记从屋里走出来,对众人说:“我看大家还是到阿样家看看,好不好!”

众人都说:“好!我们早就想去他家看看了!”

孔书记带着众人往阿样家走去。

阿样三十岁了还没娶上老婆。

没娶上老婆不是他长得丑长得笨。阿样长得虎背熊腰,一米七的身材。虽说不是长得十分帅气,但在农村也算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而且阿样什么农活都会干。犁田种地割稻插秧,建房子修牛栏等等他都很在行。

娶不上老婆只因阿样是个跛足之人,他右腿比左腿稍矮几公分。走路时左脚平贴着地面走,右脚踮着走。十三岁之前阿样走路村人看不出啥问题来。十三岁阿样开始务农后问题就来了,走路打摇摆。

阿样要是坐着不走动,你是看不出他是个跛子。但是他要是站着明眼人一看就看出问题了,他走起路来更加显人眼目,身体会一摇一摆,趔趔趄趄。但这不影响阿样做农活,扛东西搬东西担东西一样不比别人差。村人都夸阿样有力气,是干农活的好把式,只是一走路地就有点不平坦而已。

阿样的爹二窃是个瞎子,人称二瞎子;阿样的娘是个哑巴,又哑又聋。

村里人说二窃并非是先天性双目失明,他小时候双眼是看得见东西的,后来因为发烧吃错了药双目才失明的。村里还有人说,二窃双目失明主要是他爹帮人建房子时整蛊人家太多,不修阴骘才造成儿子双目失明的。村人说,做瓦泥匠好是好,但千万莫做瓦泥匠的工头。因为去帮人家建房子一般都是建多少座房子就要整害一次人家才行,不然祸事就会冲自己来。所以好多会瓦泥活儿的人都不愿意做工头。

阿样的爹二窃虽说双目失明,成了瞎子,但是两只耳朵听觉却是十分的好,记忆力也好。只要村人从他家门前走过一次,第二次再走过来,不用出声,他都能认出是谁谁谁。要是村人在村巷中说话,他也能辨认出是谁和谁在聊天。村人说二窃的耳朵跟窃听器一样好使。

阿样的爹二窃年轻时,还能于夜晚爬到村前那株高高的木棉树上掏鸟窝。村人说,明眼人白天都不敢爬,那木棉树又高树身又有钉刺,但二窃一个瞎子夜晚竟然能爬上去,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一九八七年到一九九九年,二窃在村子里办了个代销店,他就靠着一根竹棍一条扁担,经常独自一人坐班车到南宁市华强华西路进货回来销售。而且当天去当天回来,从不走错过路也不找错钱给人家。这让村人捉摸不出其中的道理。村人都说,怪事了,我们明眼人到了南宁市还分不清东西南北,怎么二窃一个瞎子拄着一根竹棍,却能逛遍华强华西路货品批发市场。村人们惊讶不已!

阿样记得自己小时候也跟他爹到南宁进过几次货。虽然自己是个明眼人,但是下了班车他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还得听他爹二瞎子的指挥。

那时候他爹和娘俩人都是残疾人,除了国家每月给钱给米补助外,他家办代销店是不用纳税的,经营执照也是免费办理的。阿样和妹妹读书也是免费的。后来他爹娘又陆陆续续生下小三、小四、小五。

二窃成了超生户,镇委镇政府十分头疼,二窃是个瞎子,老婆又是个哑巴。计生队给二窃谈政策摆国策,二窃装聋作哑,依然还在超生。镇里没办法,只能断了他家救济粮救济金,连小孩读书也需要交学杂费。

没了国家的救济补助,阿样和他妹妹初中还没读完就辍学回来帮爷爷干农活。

农闲时,阿样跟着爷爷同村里的砌砖师傅,在村子附近帮别人建房子,找些生活费。那时爷爷已将近七十岁年纪,他已经不是瓦泥匠工头,是跟他那些徒弟去干活的。他想让阿样学好砌砖这门手艺,将来也好混口饭吃。

爷爷去砌砖需要带一把钢砖刀和一块自制的像饭勺样大木板,那木板是用来舀泥浆,砖刀是用来刮砖线的。

阿样跟爷爷去砌了几年的房子,十七岁那年他终于出师了。阿样不用木板舀泥浆,一桶泥浆他提起来直接倒完在砖石上,然后用钢砖刀的刀角顺势往右边一拖拉,就把泥浆摊好,再用刀面顺着砖壁往左收浆。然后左手拿起砖头从左到右顺序把砖头按在泥浆上,再用砖刀敲一敲砖头,同时用刀口刮一刮凸出的泥浆,最后用刀口压在砖线上拖一拖,一线墙面砖就砌好了。

阿样砌的墙面砖又快又好,但他砌墙角还是需要用铅锤来吊线才行,他没有爷爷不用线坠那本事。

阿样后来成了一名砌砖师傅,但他只会砌砖和批泥浆,其它如房子一丈八八或两丈一八山头要开多大门窗,一百平米的楼房用多少砖头,钢筋、水泥沙石等等他是算不出具体数字的。

孔书记四十五岁左右,他年初才到村里来工作,是省直某机关单位派到那坝村扶贫的第一书记。

那坝村土地多是丘陵地带,水田也不多。村里一千多户人,有能力外出打工的基本上都不在家呆着,好多田地因此搁荒着,无人种植。村子里这些年虽说也建了许多新楼房,但百分之七十的楼房都是空楼房,长年无人居住。多数是过年过节时才回家居住几天。

孔书记带着众人走在村巷里,看到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和一些小孩子。偶尔看见有老人牵着牛儿走在巷子里。

阿样的家座落在村尾的西边,是一座上了年代的青砖瓦房老屋。老屋的大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张扁牌,上面写:典重修庠。四个字,落款是道光二十七年。

众人拿摄相机、手机把老屋从不同角度拍照下来。有人感叹:想不到还有这样老屋子,可以当作文物保护起来了!

孔书记说:“很抱歉!因为我刚来这里工作,村子里贫困户的情况我不是十分清楚,阿样家的事儿就由村长给大家介绍吧!”

村长谦虚了一下说:“这老屋是阿样的高祖父留下来的,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屋子是绿砖包皮,里边是生砖。外表看是好的,可里边的生砖有些凹烂下去了,是不行了。还好当时的瓦片盖得结实,下大雨还没什么大碍,我们村委已把它当成危房改造报到镇里。”

众人走进屋子里,一阵阴凉之气沁入心头。有人说:“这房子冬暖夏凉,屋子地面是泥土,很接地气哩!”

有人惊呼:“啧啧啧,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可惜成了危房。”

堂屋里有一扇古香古色的屏风和一张八仙桌,还有几个装粮食的大瓦缸外,什么也没有。

东西两边房间里除了几张木床,空荡荡的,连隔层的木板也所剩无几。

村长指着那些木板说:“这屋子两边原来有木板隔层用来往人的,小时候我们经常来找阿样的爹玩耍呢。这些隔层的木板有樟木、榆木、梨花木、楠木及扁桃木,都是上等木材……”

有人就问:“那现在那些木板在哪儿呢?”

村长叹息道:“还不是因为小三小四上大学没钱交,逐渐把这些木板变卖掉……只可惜这些上等木板了。”

众人跟着嘘嘘一阵。

有人问:“那三个大学生呢?让我们也认识一下嘛!”

阿样拍了一下后脑,说:“我忘记跟大家说了,小三小四自从去上了大学还没回来过,放寒暑假他们都在城里打临时工,赚一些生活费。小五高考完就跟同学到城里打工去了,说到临开学才回来。”

众人又是赞叹不已,说:“多懂事的孩子呀!”

院子西面有两间泥巴建筑的瓦房子,一间是用来做厨房,一间用来作牛栏。

泥房子的尽头有一棵茂密的龙眼树,树底下堆满了一捆捆花生,一位老人坐在那里慢慢地扯花生果,每扯得一手掌花生果他就往身旁的箩筐里丢去。离龙眼树十米处有两丛高大的楠竹子,竹子树荫下站着一头老牛,老牛正在嚼劲地吃着花生秆子。

村长对众人说:“这是阿样的爷爷,爷爷是个老瓦泥匠,他砌砖技术很好,年轻时建房子砌屋角从不用吊图,砌的墙角又直又平衡,特别是砌四角柱。不用吊图用眼一瞄他就知道哪里不够垂直。如今八十岁了,前两年还能扶犁耙地现在老了,又患了白内障,看东西模糊不清,但他还可以烧火做饭喂鸡鸭等等。”

众人听了很感动,有几个人当时就把爷爷扯花生果的镜头拍了几张照片。

众人又嗟叹了一阵,正想走开,阿样的爷爷突然说话了。

爷爷说:“阿样啊,你让他们看看屋里那几块木板和那扇屏风,看看能卖多少钱,实在不行把我那副棺材板和门板也卖了。还有那些玉米和谷子,留一些够咱俩吃就行,剩下的全部卖掉,先凑好钱让小五去读书,其余的咱在慢慢想法子……”

众人一听明白了,爷爷以为是有人来买木板。

有几个女的忍不住流下眼泪来,她们喃喃地说:“终于知道什么叫‘寒门出孝子,白屋出公卿’这句话的含义了!”

孔书记当场向众人表态,群众有困难,我们党员干部能够帮助解决的,一定要解决!一个家庭一下子培养出三个大学生委实不易啊。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们村委一定要帮助阿样度过这个难关,让他三个弟弟上完大学。

孔书记说:“什么叫优势?人多不是优势。力量才是优势,支持才是优势!”

犁完最后一垄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此时烈日当空,天上没有一丝云彩,从不远处河边吹来的微风都是暖乎乎的。

阿样把牛轭套从牛脖子上解下来,双手捧着田里的水拨到牛身上,把整个牛身淋得湿漉漉的。然后扛着犁杖牵着老牛,趔趄着来到离田边不远的山坡上。他把老牛绑在一棵大树的树荫底下。然后拿着镰刀,到那些还没犁过的水田里,割些稻秆子拿来喂牛。

吃完午饭后,阿样抽了一支烟。然后靠在树根上眯一会儿。迷糊中他看见他爹二窃站在他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我们老余家要想在村人面前出人头地,只有靠读书,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将来混个一官半职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不管家里多穷多苦,你都要拼了你这条命供老三老四老五读完大学,记住了吗?

宝宝脑电图正常能说是癫痫吗
预防癫痫病有那些药物
儿童羊癫疯需要长期吃药吗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