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剩女多还是剩男多 >> 正文

【春秋·小说】疑云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东江,又放暑假了?!”

李东江下了公共汽车,刚走上通往村子的那条偏僻的生产路,邻居东河嫂子就跟他打起了招呼。

“毕业了!”李东江怯怯地用不伦不类的普通话回答着:“你在忙啊!”

“这不是正剔玉米苗吗!”东河嫂子放下手里的玉米苗大声说着:“东江,毕业了咋不留在城里,回来干啥?”

“工作不好找,还没有找到!”依旧是不伦不类的普通话。

“哈哈哈……兄弟的普通话就是好听!”东河嫂子爽朗地笑起来:“大学生不是管分配工作吗?你学的啥专业?”

“早就不分配工作了!我学的是经济管理。”李东江的脸腾地红了起来,立刻改成了地地道道的本地话,然后忙不迭地告别:“嫂子,我先回家了,你忙!”

“好,好,你先走吧!经济管理不是挺好的吗?”这个女人继续寻找着答案。

李东江像被被捉了又放的贼人一样,快步向家里奔去,顾不得行囊的沉重,也没有心思回答东河嫂子的问题了。本来,选择这条偏僻的小路,李东江就是怕遇到村子里的熟人。

“妈,我回来了!”一进大门,李东江就大声喊起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从低矮的堂屋里迎了出来:“找不到工作咱慢慢找,你爸、你妈还是能养活你一阵子。”

当李东江看到母亲身上那件已经分不出颜色的破旧汗衫时,禁不住鼻子一阵酸疼:为了自己上大学,三年来,母亲一件新衣服也没有添。

“工作太不好找了,本科生、研究生一抓一大把,比咱地里的玉米苗都稠,我这个专科,学历太低了!”李东江回答着母亲。

“慢慢找,不急不急!”

“我爸呢?”

“你爸跟着村里的房班干活去了,一天八十块钱呢!”母亲自豪起来。

“不是说不让他再去干了吗?”

“你爸闲不住,你尚天叔又一直请,给他一个面子吧!现在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人手不好找,你尚天叔开了好价钱。”

李东江不再言语,拉过一条凳子坐在了屋子门口。

接近傍晚的太阳,余辉依旧非常炙热,踏踏实实地铺满了李东江的后背和整个院子。几棵丝瓜秧沿着母亲搭建的棍子,正在努力向土墙的顶上爬去,尽管叶子焦渴得有些打蔫。

“我先给你做饭!”母亲亲切的话语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我不饿,等俺爸回来一起吃吧!”

“你爸回来还得一会儿呢!”母亲已经进到厨房,点起了柴火,一股呛人的浓烟从厨房的门窗里冒了出来:“咳咳咳……”

听到母亲的咳嗽声,李东江从凳子上站起来,钻进了厨房。

当太阳完全落下去以后,父亲才骑着李东江上高中时那辆破自行车回到家里。

“回来了!”看到李东江,父亲淡淡地说到。

“先吃饭吧!”母亲端过来一盆清水:“洗把脸吧。”

“在工地听说招大学生村官呢,每月八百多块钱,回头你问问同学,报名试一试。”

“好的!”李东江递给父亲一碗大米稀饭。

晚饭后,李东江拉来一条凉席,铺在院子的椿树下,躺了下来。漫天的星斗像无数只眼睛,静静地窥视着这个神秘的世界。

李东江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梦想来:也是在这棵椿树下,他梦见自己考上了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一座霓虹闪烁的大城市里,过着幸福的生活……

夜晚的凉风,像儿时母亲摇晃的蒲扇,一会儿就把李东江送到睡梦里去了。

“东江,毕业了!”天刚亮,李东江的邻居兼同学东湖就过来了。

“毕业了!”李东江迷迷糊糊地从凉席上爬起来。

“怎么回家了?外面不是挺好吗?”

“好个屁!没钱就没法活,寸步不离钱啊!”李东江叹息了一声,似乎有些愤愤不平。

“那你回家干啥?你学的东西肯定用不上!留在城市里,多少还是有机会的。”

“你不知道,没有钱,吃饭睡觉都是问题,我看还是‘支援家乡建设’好一些!”

“你有啥打算?”

“还没有!”李东江犹豫起来:“昨天俺爸说招大学生村官,我想试试。”

“一个月多少工资?”

“八九百块吧!”

“八九百?那够干啥?你知道我一个月挣多少不?”东湖突然神秘起来:“我一个月就挣一万多,这还是生意不好呢!要不,你给我押车吧,一个月一千五。”

“等等看吧!”李东江不好灰了同学的面子和好意。他就瞧不起像东湖这样的人,动不动就是谈钱、显摆。

“爸爸,爸爸,吃饭了!”东湖三岁的儿子在妈妈的带领下找了过来。

“东江兄弟,毕业了!”

“是啊,嫂子!”

“回俺家一起吃饭吧,刚做好!”

“不了!你们先吃吧!”

望着东湖一家离去的背影,李东江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儿:东湖和他一年出生,现在已经做爸爸好几年了。他做运输生意,听说手里赚了好几十万……

吃过早饭,李东江就去了县城,打听起考村官的事情。

“这是什么道理?专科生到哪都比人矮三分!”看完县政府门前的招考公告,有些年轻人嚷嚷起来。

“全日制本科生招六十个,全日制大专生招十个……研究生直接进入面试……”

“待遇是本科生每月九百元,大专生每月八百元……合同一签三年……”

不知道谁挑着重点大声念叨着。

李东江的心凉了半截儿。

硬着头皮,李东江还是选择了报名。

考试的时候,他才知道考试人数:光专科生就占了二十多个考场,六百多人。这个比例,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考村官比当初考大学难得多!看来,“支援家乡建设”的人还真不少。

笔试成绩出来后,李东江榜上无名。

望着烦恼的儿子,李东江的母亲劝导起来:“路多着呢,非得当那个村官不行?”

“不是村官不村官,我们专科生就是低人几等啊!”

“不是毕业了吗?说那有啥用?又不是以前那个年代,大学生一毕业国家就分配工作。”

李东江恨起自己来,谁叫自己生得这么不是时候呢!

“以前大学难考,咱村多少年也没考出去一个。看你东路哥,上学多用功,不是也没考上!”母亲絮絮叨叨,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儿子了。

“算了!”李东江突然喊了一句,吓得母亲不敢再说话了。

“妈,你不知道……”母亲看到李东江眼角挂着几粒泪花。

李东江又呆呆地坐在了椿树下面,他看见那几棵丝瓜秧,已经要爬过墙头了。

这天夜里,忽然刮来一阵大风,接着就“哗啦啦”下起了倾盆大雨。

李东江怎么也睡不着。他听见父亲和母亲正在说着什么,伴着雨声,一直到后半夜。

望着窗外断断续续的闪电,李东江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彷徨着……

雨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没有停歇。

“东江!”院子门口响起东湖的喊叫声:“东江,今天下雨,我不出车了,到俺家来玩一会儿吧!”

“不了!”

“走吧,走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东湖进到屋里,拉起东江就往外走。

“干啥去了,东湖?三缺一,正急着呢!”几个年轻人看到东湖,埋怨起来。

“这不是叫咱东江兄弟了吗!吸烟吸烟!”东湖掏出香烟,挨个让了起来。

“东江兄弟,大学生啊!”几个年轻人看到李东江,纷纷站了起来:“你也来玩几把?”

“不了,你们玩吧。”李东江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下雨天,兄弟几个没事儿,玩牌放松放松。”东湖坐下来,往身旁拉了把椅子:“来,东江,咱两个一班儿,赢了钱归你,输了归我!”

“你们玩吧!”李东江才开始注意起东湖的房子来。

这是一座五间的三层半小楼,客厅装潢得相当考究:正对着大门是一架多层电视柜,上面摆着一台很大的新式液晶电视。墙角立着的一台柜式空调,正“呼呼呼”地往外吹着白气。天花板正中央,悬挂着一盏漂亮的金色和白色相间的玻璃吊灯……

“兄弟,等会儿再看房子,先看这把牌!”东湖拉了李东江一把:“这把牌可是好牌,不自摸我就不胡!”

“哎呀,三六九万,自摸了!”东湖突然“啪”的将手里刚起到的一张麻将摔在桌子上:“掏钱,掏钱!还是东江兄弟带来的运气好……”

“你手气好!”李东江在大家的笑声里窘迫起来。

李东江几次想走,都被东湖拉住了。在香烟的缭绕中,终于挨到了中午。

“兄弟们,今天中午就在俺家吃饭,谁也别走!”东湖慷慨地宣布着自己的决定:“雯子,去弄几个好菜!”

“今天我赢了,都是东江兄弟带来的好运气!先给兄弟弄贰百!”东湖“哗啦哗啦”地数着票子。

“我不要!”李东江的手往后缩着。

“你不要我要!”其他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叫嚷着。

“说好咱俩一班儿的,赢了归你!”东湖硬是把钱塞到李东江的上衣口袋里。

东湖的媳妇儿雯子弄好了饭菜,几个人开始喝起酒来。

在大家劝酒的嚷嚷声中,李东江不知不觉就喝醉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东湖家客厅的沙发上,在那盏大吊灯柔和的光影下,几个人还在“噼里啪啦”打着麻将。

李东江站起来,悄悄地回到了家里。

“吃饭了吗?”母亲关心地问着李东江。

“吃过了。”李东江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母亲,一边软绵绵地躺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夜雨下着下着就没了力气,自顾自地停歇了。一轮明月挂在中天,淡淡的月光照在李东江的脸上,竟然扰醒了他。

“我该怎么办呢?”李东江自言自语起来:“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真的不再需要我了吗?”

父亲的鼾声像催眠的曲子,李东江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东江,东江,起来了吗?给你介绍个人儿!”李东江惊醒了,看到村长尚天叔领着个姑娘进到了屋子里。

“这是刚分到咱村的大学生村官儿,刘晓静!”尚天村长介绍着。

刺目的阳光把李尚天和刘晓静剪成了一个影子,模糊不清。

“你好!”李东江急忙走过去,向刘晓静伸出了右手。

“你好!”

大家坐了下了,竟然不知道该讲些什么。

“你上学时学的是什么专业?我学的是英语。”刘晓静打破了沉默的尴尬。

“我学的是经济管理。”

“那你为什么不留在城里,你的专业到村里没有用的!”

“咱一个大专生,寒酸的农村人,谁让咱管理?”

“是啊,咱们大专生真的不受欢迎。一看招聘条件,准没戏。我也是大专。”

李东江忽然多出了几分的敬意,不自觉地正了正身子:六十几比一的比例,刘晓静还真能考。

“你有什么打算吗?”刘晓静继续着谈话。

“还没有!”

“我有个想法,你愿意听不?”刘晓静不待李东江回答:“在咱村开个幼儿园怎么样?”

“应该差不多吧!”李东江瞟了刘晓静一眼,觉得这个女孩子真不简单。

“开幼儿园好啊,咱村一直没有学校,小孩子上学都是到外村,又接又送的,真不方便!”一直在旁边抽烟的村长答话了:“你们要是想干,我把村委的院子借给你们,怎么样?”

“好啊,好啊!那就先谢谢村长了!”刘晓静的欢笑声装满了整个屋子:“东江,咱们合伙干怎么样?”

“好啊,让我再想想……”李东江犹豫了一下。

“快点儿想,要干就在这个新学期开始前干,要不就晚了。我等你信儿呢!我的手机号你记一下吧!”

送走村长和刘晓静,李东江陷入到沉思当中。

“要是在咱村开幼儿园,需要多少钱?”父亲下班一回来,李东江就问起来。

“如果要开,还得看能不能招来学生。咱村太小,没几个孩子!”父亲慢条斯理:“刷墙,买玩具,课桌凳子……怎么说也得两万块吧!”

“咱村新来的村官儿想跟我一起办,人家姑娘家都有这志气,我不能认输吧?”

“是啊,可是两个人干,一人也得一万块。”

“钱的事儿我已经想好了,找东湖借!”

“那你们看着办吧,爸帮不上你多少,我的工资要八月十五才发。”

李东江给刘晓静打了电话,办幼儿园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东湖哥,我想找你借点儿钱。”李东江找到东湖。

“借钱干啥?”

“我想在咱村办个幼儿园!”

“好啊,哥支持你!你看借多少?”

“一万块!”

“好,明天我就给取去。”

“你侄子该上幼儿园了,要不开学的时候到俺的幼儿园,免费!”李东江的自豪中带着些自卑。

“好好好,只要教好孩子,免费不免费无所谓!”

李东江刚拿到东湖取来的钱,刘晓静就来到了他的家里。

“东江,我也想了,咱村小,孩子少,要想办好幼儿园,还得下功夫。”刘晓静谈着自己的疑虑。

“咱们可以宣传,到邻近村子里贴广告,试试吧!”

李东江的父亲请来几个工友,只一天工夫,村委会大院就焕然一新了。

刘晓静找来画册,在白白地墙壁上临摹上各式的卡通人物,幼儿园终于有了雏形。

买桌登,买幼儿器材……两万块钱花完后,幼儿园就建成了。

两个年轻人坐在院子当中,商量起招生来。

颞叶癫痫怎么治疗有效果
石家庄治癫痫比较好医院
癫痫病人有什么日常注意事项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