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不伤害四不放过 >> 正文

里约奥运快结束了但动起来的脚步可不能停

日期:2018-12-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7天前,一场“奥运+公益”主题调研。短短3天,收到8256份有效调研问卷。诚如上面的图表所看到,我们想从这个也许并不充分的问卷中了解当下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和追求我们欣喜的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热爱运动,热爱公益,希望实现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人生。

8年前的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点燃了千万人的体育梦想,也是那一年,汶川地震让很多个人和企业开始公益觉醒。越来越多的人把它们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从中发出光热和人性的温暖。源于公益元年的宝马爱心基金,今年八岁了。做公益的车主们的经历和方式各自不同,但都从这些活动中成长,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勃勃生机。“授人玫瑰手留香”,在他们的公益故事里反映得非常清晰。

钟鸣:放飞儿时的梦,看到更多孩子的笑脸

曾有玩笑说足球分两种——足球和中国足球,热爱足球的钟鸣对此一直有苦难言。钟鸣从小有个足球梦,长大后,他不仅自己也让很多人圆梦。

1995年,钟鸣的家乡球队上海申花拿到甲A联赛冠军。他住得离申花训练基地特别近,每天都去看球队跑圈。他一度想当职业球员,但父母不让。后来,他读书、出国,自己办公司,远离了足球。

2012年,钟鸣联系四位朋友、同事创立了爱和恩足球俱乐部,圆了儿时的梦想。现在,爱和恩已经在上海市民政局注册,是上海第一家成功运行的公益足球俱乐部。俱乐部的日常运行,目前主要靠钟鸣等五位理事捐助。他们会承办业余比赛,比如的上海传统赛事“陈毅杯”,以及职工业余联赛,获得一些利润,来维持俱乐部开销,包括教练员补贴。

钟鸣自己是宝马车主,结缘后受邀爱心基金的活动,结识了一群非常富有爱心的车主,积极为一些学校开设图书馆,捐赠电脑、书籍。

在上海,钟鸣对接了紫罗兰希望小学,他发现,孩子们对足球特别有兴趣,却对这项运动很不了解。而社会上的青少年足球培训项目,他们又难以接受,“毕竟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课时和培训还是受经济方面的影响”。

钟鸣和伙伴们一起联系学校,让他们了解、参与足球运动,不需要费用和经济上的回报。校长很认同,学生也非常积极。2012年年底,俱乐部开始与这所学校对接,宝马爱心基金成为了他们的桥梁。

寒假期间,校长通知,学校即将开设足球兴趣班。孩子们报名非常踊跃,都不想回家过年了。2014年1月20日,兴趣班第一次活动,有些小朋没吃中午饭就去学校报到。当时,学校还要先筛选一遍,平时在学校表现不错的才可以参加,调皮的就不让去了。校长说,学校想通过这项活动激励孩子们好好学习,通过足球运动让他们遵守纪律、有团队协作精神。

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会带去训练需要的装备,包括球、服装、鞋子等。孩子们却舍不得用那些装备,而是爱不释手地珍藏。他们每周去一次,每到时候,孩子们就会期盼。“我还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会记住我。可能两年之后我再去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很快地叫出你的名字:钟教练。”回想起与孩子们相处的时光,钟鸣非常感动。有的学生,毕业后还会从初中回到小学参加训练。

直到现在,俱乐部还是坚持每周三下午,两个小时的足球训练课。钟鸣说,足球课已经相当于排进了学校的课程里,“这就是跟宝马的一种缘分”。经由“童悦之家”项目,爱和恩与紫罗兰学校的合作模式,也推广到南京、武汉和成都等城市。

通过足球为纽带,钟鸣像一个快乐的“足球老爹”把运动的快乐和公益的喜悦,传达给每一个孩子。“爱和恩足球运动俱乐部”为有梦想的孩子开启了一个足球的快乐世界,用自己的热情和执着为孩子们写下一首关于快乐与梦想的童悦之诗。

对于公益,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有人觉得是“爱心”,有人觉得是“奉献”,有人觉得是“拯救”......但钟鸣相信:“公益不是‘我做了保定市去哪看羊角风好多少’,几个理事捐了多少,而是我们的行为影响了多少人。”公益应该像空气、水一样,成为我们生活中自然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可以做,你我都从中获得快乐。

易进:奔跑吧,兄弟!

易进的跑步旅程从2013年开启。一开始,他在家附近办了健身房会员卡,买了40节私教课,逼自己去坚持。2014年,他在上海马拉松第一次跑全马,就跑出3小时40分钟的成绩,从此爱上了跑步。现在,他去哪儿都带着跑鞋,走到哪跑到哪。

现在一起跑步的车主里,宝马爱心基金的伙伴非常多。有的大伙伴加入跑步的队伍中,还有些跑步的伙伴,听说宝马爱心基金的故事,主动提出捐款和担任志愿者。大家建立了全国的跑步微信群以及广州、成都两个地方群,很多人每天在微信群里跑步打卡,相互鼓励。

有人问到他为啥要专门组织车主运动俱乐部,他的回答很自然:运动的人是积极健康的人,好的身体素质也是志愿者们参加公益活动的必须保障。还有一点,车主并不意味天天开车,在非必须的情况,做到尽可能的少开车,减少碳排放。所谓环保,都是从每个人的身边小事开始。

对易进来说,参加宝马爱心基金的活动,“纯粹是一个意外”。八年前,他在开车时听到“心灵陪伴”的故事,被深深吸引,到办公室马上上网搜索报名,“就自然而然的开始了’。从玉树之行、童悦之家,到家访活动,只要不耽误工作,他都报名参加。他还在自己的大学院系里设立了一项助学金,资助贫困大学生的生活费,一直到现在,准备继续坚持下去。

“我曾经深入三江源腹地,希望能把这两部分结合起来,让更多的人去保护我们的三江源。”易进说,车主们下一步将组织更多持续性的环保跑活动。如今,易进的生活状态很简单,家庭、工作、运动、公益,“没有必要,也不想分得太清楚。”“跑团以及宝马爱心基金的很多大伙伴现在都在说公益生活化,我们可以在工作、生活、运动当中都去做好公益。”他自己注意环保,也愿意宣传环保。一个人可以跑的更快,但是一群人在一起可以跑的更远更有意义,公益也是如此。

今年5月,参加北京TNF100公里越野赛时,补给站的志愿者说可以用几个纸杯喝不同类型的水,但易进坚持只用一个纸杯,喝完再倒其他类型的水。他跟志愿者们讲起三江源无人区的故事,对方都觉得非常好,也开始尽量少用纸杯,“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公益。”

“我们不仅仅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宝马车主,也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可以跑得比很多人快很多、远很多,一直以阳光健康的心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挑战。”跑步改变了易进很多,体重减了大概三十斤,身体更健康,生活也很简单,令他有了更强的抗压能力。公益则让他更有责任心,步履不停。

刘军:业余公益也可以很专业

刘军是广州宝马爱心车主俱乐部“德懿同学会”的创始人之一。2013年,从参加宝马爱心基金“关爱玉树”活动回来,大家开始正式筹划本地的车主俱乐部。刘军被推选为俱乐部的首任会长。

“德懿”两字,是刘军提出来的。“德”与宝马的母国德国相关,也指品德,“希望大家用心去做这个事情,是一个标准,是对大家的约束,一心一意做一个事情”;“懿”则指德行美好。两字合起来,在粤语中又与“得意”谐音,“希望不要把公益做的很苦很累,做成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大家去享受这个过程”。

刘军认为,南方人做公益喜欢抱团,借此机缘,他们想一起做些事情:“之前有西安成都他们在做,比如他们搞的一些书屋、一些医疗的项目,我们就也开始考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同学会组织了“宝马悦读计划”:一位车主带一两个孩子精读一本书。“出发点是希望以家庭的项目来出现,这就包括你的同伴你的小孩。这个项目里阅读就提供这个环节,必须有参与感和互动感,在过程中要学郑州市羊角风的医院哪里会沟通、交流。”

通过读书活动,刘军发现了三座桥梁:他与自己的孩子,他和乡村的孩子,乡村的孩子和他的小孩,“三方有一个共同的标准,通过书建立一个共同目标。”

成都的车主俱乐部组织项目,帮助贫困地区的学校建书屋。江苏宜兴和广州的车主共同承担了收书工作,成果为两三千册。宜兴车主用自己的平台来发起活动,到学校和车主来把书收齐;而德懿同学会则联动广东的慈善机构满天星。

满天星做了五六年书籍方面的项目,精细化运作,并且是持牌的。德懿同学会发动了广州的宝马4S店,宝马公司,mini车主俱乐部一起来做这个项目。满天星提供了专业指导,帮助他们把所有的书籍分类好,经过消毒再封箱。经过专业分类,书籍运到成都时可以直接上架。

专业机构参与,也扩展了项目的覆盖范围。满天星为这次活动制作了二维码,如果没有书,爱心人士也可以扫码捐助善款。“我们是多渠道的,又运用互联网技术,让这个活动没有那么单调。”刘军回忆,捐书者可以留下邮箱,他们会收到系统发送的感谢邮件。

现在,德懿同学会有100多位成员,百分之五六十是宝马车主。刘军觉得,同学会的影响力还是太小,大家用闲余时间来做,没有专业运营团队推进,其实很多细节都可以优化。

“公益的东西,背书是很重要的。虽然没有正规的牌照,但希望操作规范化,能够做到公开透明。”刘军很注意建立规矩,遇到具体项目,会花很多精力打磨细节。他想先打好基础,再扩大德懿同学会的规模。

荆慕瑶:不断“串场”的主持人

买车之后,作为主持人的荆慕瑶在宝马官网上看到了爱心活动的内容,尤其被心灵陪伴项目吸引住了。她大概看了一遍,就发邮件申请,很快分到了自己的结对小伙伴,并多次和宝马爱心基金志愿者们一起赴平武看望孩子们,除了心灵陪伴项目,荆慕瑶还参与过BMW童悦之家,玉树关爱等多个公益活动。

其中一次玉树之行,给荆慕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参加活动时,她有三个身份:爱心车主,主持人和爱观察、思考的媒体人。在玉树,她主持了宝马爱心基金的分享会。她经常穿西装、穿晚装主持节目,那是头一次,穿着冲锋衣主持,在玉树中学的教室里面做主持。

当时有两个小组,一个去三江源做环保,一个做支教。有一位男性北京车主,分享时哭得稀里哗啦的。他说当时真的是太受触动了,他在支教的时候跟那些孩子们的感情。当时的情景,荆慕瑶事先完全没有想到:“作为主持人我当时都不专业了,快要跟他一起哭了。”

女性更敏感,更细腻,做公益时有自己独特的体验。“大小伙伴结对这种活动当中,我们去家访的时候很明显,女性更多的就是跟小伙伴一起聊天,去家里面跟父母聊,跟爷爷奶奶聊天。男性就在跟小伙伴一起搞活动的时候,能力更强一些。因为有些活动需要跑、跳、争抢东西,他们就更有活力一些。”荆慕瑶回忆道。

几年下来,荆慕瑶为爱心基金主持了大大小小十多场晚会和活动。她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一帮朋友,让她“觉得不孤单”。“每个人都有善心,但是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善心就不知道怎么去使劲。大家在一起,就是一个1+1大于2的过程。”她认为,这一点是最棒的。

李安全:做个好人

李安全是成都人,也是个热心肠。汶川地震后不久,宝马爱心基金成立,李安全就做了志愿者,参与灾后的重建、陪伴等工作。“在爱心基金的支持下,我们十几个有共同价值观的宝马车主聚在一起商量,‘爱悦随行公社’就在我们成都成立了。”李安全回忆,公社的活动越做越多,水到渠成。

李安全在“大手拉小手”的活动里,结识了一位姓章的小姑娘,到现在已经六年。现在,李安全与家人每年都去看小章,坐小车、拖拉机再加走路,从县里到她家要四五个小时。小章今年高中毕业,李安全的女儿帮她一起报志愿。小章的妈妈担心女儿是否能顺利报到,李安全也承诺,她到了成都,自己会送她去学校。

“我们看着她成人,现在就像多一个女儿。她从农村出来,对于家庭、社会都有好处。既然有缘牵手,就要尽一份责任,心里面才过得去。”小章说将来会学学前教育,会造福于他人,李安全很欣慰。

公社还发起了关爱老兵的活动。每年给老兵发放几千元钱,直到他们去世。有位老兵家里很穷,大家每个月都过去看他一次,帮忙装修房子,配置家用电器。老兵有个儿子,本来不管他,在大家的感召下又回来了。“这样也算给他一个幸福的晚年。”

这个项目关爱到几十位老兵。大家每人负责一位,一直负责到老兵去世。受助老兵大部分都在四川省的偏远的地区。他们还在继续寻找老兵。“这些老兵应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应该有自己的尊严,国家现在也有新的政策。我们既然知道了,就去努力做。靠一个人、两个人也做不到今天,还是得靠大家。”李安全说道。

“做公益就是参与进来,接触到一些很好的人,虽然默默无闻,但是在他们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这样觉得这个社会很有希望,并不是像宣传、拔高的那种,真的就是在我们身边。”李安全很感慨,“有的时候想,身边有那么多好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好人。”

三位80后宝马车主的故事

韧劲

“作为一个年轻的群体,80后有自己的缺点,有时候没有办法持续性地、长久地关注社会上的一些事情。但是,80后更有自己的理念和理解,更愿意去付出、更愿意身体力行地去执行,所以这个年龄段要接受前辈的领导和帮助,更多的事情也要我们主动地去扛起。”李明磊说,80后可以通过自己的激情、想法和对细节的思考,投入更多的工作中去。

2013年,李明磊与全国各地的100多位小伙伴一起,参加了青海玉树之行,为期大约一周。玉树属于高原地区,有些小伙伴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他们的坚韧和爱心,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位同伴上午去医院看病,下午还坚持去家访,看望贫困学生。他走一段时间就头晕、呕吐,走一段就休息一会,再坚持走下去。

“这是让我最感动的,为了实现这种爱而做出的努力,是已经达到了灵魂深处的一种东西。”李明磊为同伴的努力而感动。

在玉树,他们看到了三江源的河水污染情况,了解污染将顺长江扩散,到沿海地区愈发严重。在那里工作的公益组织“三水自然保护中心”,启发了西安的车主。他们把2015年的主题定为环保,邀请俱乐部成员与其他人士去山中捡垃圾,科普知识,放置标语,每三个月一次。

李明磊从事互联网工作,在产品手册中专门开出了一个爱心版块。任何人使用、消费他的产品,都献出了一份爱心。每份产品或每一台服务器,都将抽出一部分基金来,用于贫困山区教育,学校建设和乡村教师的教育计划。今年,他们还深入一些学校,去做机器人科普。

“这种青海儿童猪婆疯哪家医院治疗好活动都是从宝马爱心基金学到,然后运用到企业当中的。”李明磊说,“爱心不仅仅是一份物质上的帮助,更多的是持久的关爱和引导。”

活力

像李明磊一样,同为80后的何翔是位北京白领,在北京宝马爱心车主俱乐部“京宝汇”担任副会长。平日里,何翔喜爱运动,赛车、打羽毛球、高尔夫、网球都会参与。“京宝汇”的羽毛球活动也坚持了七八年。大家认识多年,感情非常好。

何翔也认为,70后的前辈做事计划性更强,比较稳。而80后的思维更加跳跃,会选一些新奇的角度,更加不拘一格。比如今年3月南京治癫痫较好的专科医院份,有段时间突然雾霾很严重。大家在群里聊起这个话题,马上就在网上买了几个空气净化器,送给对口学校。“车主自己的孩子的学校已经装了,打工子弟校就没人管。”幸运的是,这群80后,想起了那些孩子。

“京宝汇”在北京对口的学校包括农民工打工子弟学校和顺义的特殊学校——学校里多是自闭症儿童。车主们一般每月去一次,陪孩子们阅读、画画,做体育运动。车主们和孩子们读绘本,表演话剧,分享读书的心得。“孩子们平时也不大有这种活动的机会,是学校资源的问题,没有这么多的美术老师。”有时,特殊儿童的画作令他们震惊,他们从来都想不到,这些孩子竟然有如此高超的艺术天分。

快乐

同何翔团队的行动力和创造力一样,2015年,作为泉州“爱马会”副会长苏永福的玉树之旅也收获满满。苏永福发现,当地孩子的书包等教具非常破旧,有的甚至只是提个塑料袋去上学。很多孩子上学路途遥远,要走一两个小时山路,一直提着塑料袋。他当时就有一个想法,要给他们一个新的书包。

回到泉州,苏永福买了大概两三百个书包,发送去玉树的那所小学。后来,他又了解到当地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欠缺很多,诸如篮球场、篮球架等基础运动设施都很不完善。他又发动募捐,把两套篮球设施寄送到有需要的小学。看到学校新增的篮球场,看到孩子们快乐的笑脸,苏永福也很幸福。

“不是说一定要捐多少钱,做很大的事情,而是从身边做起,从力所能及的做起,让公益生活化,也能够影响到周围的一些人。”

“做公益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播散快乐的种子。我们从孩子们中得到更多,从他们纯真的眼神和笑容里面,得到满足和快乐。”苏永福相信,“公益是一种快乐的行为。”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