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江南小说】伤城之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所谓长大,就是许多时候,我们都习惯于在心里面筑建一座城堡,自己走不出,别人进不去。

——题记

那晚之后,胡蝶就再也没有见过凌云了。

原以为凌云只是工作繁忙,没敢多想。可是,整整一个夏天过去了,凌云就好像从这个世界上忽然消失了。

胡蝶这才杯具的发现,自己跟凌云交往这么长的时间,都是凌风来找自己的,而自己竟然从来都没有问过他的电话号码,更不知道凌风家住何方,在哪里工作?而现在,凌云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怎么可以笨成这样?胡蝶在心里暗暗的责怪自己,只怪自己以前只对凌风的事情太过于关注。从来没有想过凌云会这么快的离开自己,而且是无声无息的。这让胡蝶有点难过。

下班了,她常常一个人坐在屋檐下发呆,想象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就是做着一个梦。凌云,凌风就像是一个魔咒,不断地纠缠着自己。难道自己上辈子欠了他们兄弟俩,这辈子上天才安排他们兄弟俩来轮流折磨我?凌云,你在哪里?

她开始回忆与凌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嘴角开始上扬,是的,凌云,他应该是喜欢我的,那个春意阑珊的夜晚,那么温柔的手,那么甜蜜的吻,那么……

摆渡,游戏厅,沿江大道,仍然是人来车往,可是如今走在这里,却是形影孤单的一个人。凌云,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辞而别?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想你!

秋天的江城是美丽的。梧桐树已经落叶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叶,瘦骨嶙峋的,像一枚枚倒戈的剑。天空明净而悠远,轻风吹拂,丝丝缕缕的桂花香气,盈香入鼻。大朵大曲的黄菊花在阳光下,温暖而凌冽。

胡蝶坐在江堤上,任凉爽的江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衣袂。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小到一个转身,从此不再相见。难道我跟凌云之间,就这样结束了?网恋,真的只是滴落在键盘上的一滴泪!

如果故事就这样结束了,那么胡蝶就不是胡蝶了。凌云,不就是消失了几个月吗?没关系,我要把你找出来。想当初自己为了一个网络里的恋人,不辞千里之远,孤身来到江城,寻找的不就是这样一份赤诚的爱么?

凌风走了,凌云来了?难道命运注定了我胡蝶的这一生,就是跟你们兄弟俩纠扯不清么?如果真是这样,我也认了。胡蝶望着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终于下定决心,她要去找凌云,无论天涯海角,她也要找到他,当面告诉他,她爱他。

江城就这么大,一百多万人口,即使是大海捞针,她也是义无反顾。现实总是比理想要残酷得多,一个月下来,不要说是凌风,关于凌风的消息,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有很多时候,胡蝶都搞不清楚,自己这样盲目的坚持,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冬天,无疑是胡蝶有生以来,最为寒冷最为无助的一个冬天。阳光很温和的照着大地,街道两旁的桂花树,枝叶披离间,竟然冒出点点金黄。原来,桂花在冬天也可以开花的,这个胡蝶的家乡,是很难见到的。

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打听到凌云的家,位于城北的一个郊区。那里正在搞开发,挖土机,工程车,各种大型重工设备,进进出出,蜂蜂鸣鸣,热门非凡。胡蝶好不容易打听到凌云所在家的地址,城北路123号,可走近一看,拆了,只有一些建筑工人忙忙碌碌。

“师傅,向您打听个事,这里原来的住户搬到那里去了。”

摇头,摇头,又是摇头。

下午5点,胡蝶终于在一个破旧的修理场里见到了凌风的父母。

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两位老人显然有些惊愕。这是凌风过世后,第一个登门拜访的客人。

修理场位于城北边缘,是一幢两层两间的小楼。小楼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斑驳的水泥墙面已经残缺不堪。室内似乎粉刷不久,墙壁洁白,收拾得还也干净、利落。

两位老人也许年龄并不大,但两人的两鬓均已花白。凌父高大魁伟,凌母娇小玲珑,提到凌风,凌父是重重的一声叹息,凌母则在一旁垂泪。

当问及凌云时,俩位老人大吃一惊,望着胡蝶,确认没有听错,才道:“我们只有一个儿子。”

只有一个儿子?

只有一个儿子。

闻言,胡蝶几乎摇摇欲坠。

凌风,凌云。

凌云,凌风。

淡定,淡定!胡蝶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只有凌风,那么凌云是谁?为什么俩个人长得那么相像?这竟然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产生了幻觉,或许这世上跟本就没有凌云这个人?那么,那些天陪着自己一起查找证据的人又是谁?难道,他只是凌风的一个鬼魂?

这世界上本没有鬼,只是信得人多了。凌风,凌云,无论你是人也好,是鬼也罢,我胡蝶这辈子从来不后悔认识你们。谢谢你们,给了我最真的爱!

胡蝶再次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远在异地他乡,身边没有一个亲人,胡蝶感觉这次自己真的完了。死,对于胡蝶来说,并不畏惧,不过让她遗憾的是,没能好好报答父母。这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好好的回报过父母,想着自己一声不响的离开家,到如今,已是快两年的时光了,她的泪忍不住的就落下来。

都说江城的冬天是暖和的,可在胡蝶看来,比北方的寒风还在凛冽。风吹屋檐下吹过来,丝丝缕缕,如剔骨的尖刀,寒入骨髓。此时,胡蝶终于体会到独到异地为异客的滋味,心底对家的怀念也是越来越热烈了。

看着病房里其他病友,都有亲人家属陪伴着,而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要多心酸就有多心酸。等出院了,立即回家。这个城市终究不属于自己,凌风也好,凌云也罢,终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幻影罢了。

江城,终成了她生命中的另一个驿站。胡蝶望着窗外,暮冬的江城,是一团祥气,灯火明亮的街道上,是团团氲生的雾气。

有人进来,在胡蝶的病床前站住。

凌云还是凌风?胡蝶笑了,望着眼前的这个人,眼泪流出来了,多少天的日思暮盼,可在这一刻,却只有甜蜜。凌云也好,凌风也罢,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爱的人。

对不起。他的手还是那样的温柔,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亲切。

她握着他的手,紧紧的,感受着彼此手心里的暖。

希望这一刻,就是永恒。

夜,静谧无声,连窗外的树枝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生怕一点的风吹草动,就惊醒了这对恋人最恬静的梦。

风,轻轻地,轻轻地……

胡蝶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环顾四周,病房里安静如许,另一床的病人已经在昨天中午出院了,空荡荡的病房里,只有床头柜上大朵大朵的玫瑰花,红艳艳的,像一团燃烧的红,开得正艳。

他真的来过了。胡蝶微微一笑,一丝暗暗的忧郁爬上她的眉梢。有一种幸福,不是曾经拥有,也不是天长地久,而是瞬间化作永恒。认识你,此生足矣,胡蝶望向窗外,一滴泪,潸然而下……

三天之后,胡蝶踏上回家的飞机。飞机在天空中平缓的飞行着,透过飞机上那小窗户看外面的样子,是白花花的一片。胡蝶想起第一次跟凌风在网上相遇的情景,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单纯,多么的快乐,而时间终是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六年就过去了。

当她想完这些事时候,飞机突然出现颤抖,而且越来越严重。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由于飞机引擎故障导致飞机失去控制,很抱歉飞机将紧急降落……”

听到这个广播,胡蝶竟然没有振惊,没有害怕,也许生与死之间,仅仅只是一线之隔。乘务员开始从第一排开始发笔、纸和信封,每发到一个人都会说一句:旅途愉快。每个乘客都很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笑脸和一句谢谢,也许大家都知道,既然是无法改变的命运,既然老天安排了,只能服从。

胡蝶微笑着接过笔和纸,在纸上写下如下的文字:

凌风,凌云,我来了。胡蝶。

(全文完2012.8.22)

郑州哪里有癫痫医院
惊吓引起的癫痫怎么治疗
金华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