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元违章查询 >> 正文

没有雪,还是冬么?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不在,家空了

今天是农历的十二月二十六,没有雪,但格外寒人。

大扫除,办年货,看春运,待春晚,这就是除夕夜前一段时间的大致安排,年年如此。

“赶紧帮忙将屋后的的杂物清理一下,你一天就晓得耍,作业也不做,不看马上就过年了麼,老子硬是要打融你”,清扫着屋后,耳边仿佛又响起那令少年心烦的唠叨。手里拿着有些年头的铲子,抓紧,把被磨得滑溜了不太容易抓牢。一铲一铲的将杂草与废土铲进框,再用压弯的扁担挑到院坝边上,这儿种了些花花草草,把土倒这儿一举两得。

这棵万年青,都快齐屋顶了。院坝边的万年青是我二年级时候她去亲戚加拜年后带回来的,说是美化一下屋周围的环境,于是,院前有的一排万年青。别的农村妇女想得是怎样才能将屋前屋后剃个干净,整的亮堂堂的。而她却总是想着怎样才能让屋周围变得漂亮一些,于是走出门口的右手边,季节一到入眼的是红红的牡丹;左手边是一棵比成人手臂环着还大一些的柏树,炎热的夏日,这树下就如春天;屋前是一片四季不变的翠竹,下雪前一片翠绿,下雪后白里透绿,很美。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听着“砰”“啪”“唰”“噼里啪啦”各种声音,你就会觉得被窝里格外暖和,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听着这些清脆的响声,就明白昨夜下雪了,而且很大,竹子在大雪中不堪重负,被压断了。听着脆响,就有如看见了严冬里,在大雪下苦苦挣扎的竹子,“啪”又是一根断了。此时,你不会因断裂声而无眠,反而会睡得更香。

一边想着,手里也没停下。

清扫完今年留下的灰尘准备迎接新的一年,大家都很忙碌,只不过笑声更多。

赶场天,这天是村里人上街购买生活所需品的日子。不过这年前的最后一次赶场天的意义要丰富些,因为今天大家要置办年货。以往的今天是我最期待的日子-——今天她会带我去赶场。到了街上她会为我买很多东西,吃的、玩的……。有玩具太贵,她也会不舍得买,不划算。可少年哪管这些,于是就站在摊主那儿,死活不走,她无可奈何,最后还是给我买下了,心想着开春了多养几头猪不就攒出来了。背上背着近百斤的东西,手里拉着我,对于我这给对啥都感到新鲜的调皮孩子,她始终是不放心的。

除去购买的东西比往常的多一些,其它一切照旧。从未见她因节日而破例花钱吃上一碗羊肉粉,为此我还对她颇为不满,走一天的路吃碗粉也无伤大雅,为何就这么倔。她也不说别的,’“也不饿,再说我与不喜欢吃”,就是这样一个理由,一晃就是几十年,这个习惯从未改变。

现在,懂些了,但失去的也不少。

今年就我跟父亲两人在家,呵,也都不爱弄什么年货啥的,都图简单,怕麻烦,也就没那么注重。

除夕夜就快到了,又是春晚来到时。记得去年的春晚屋里可是坐满了人,但国人酷爱的节目春晚,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就拿她来说,春晚节目精彩大家都欢笑连连,她却嫌吵了,早早的就休息了。

至于是不是太吵,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这两年她是越来越没精神了。两年来都未曾出过门了,平日忙碌的菜园也不去了,在屋里走动也都拄着拐杖,背越来越弯,走路也不稳,摔倒过好几次,后来就干脆躺床上了,也起不来了。亲戚朋友来看望,也都是几人共同搀扶才能坐起来。

她的话渐渐地变少了,连老嫌她啰嗦的我也不习惯了。记得消失后有额温暖到家里做客,她是爱接待的,父亲对这些不懂让他干这些,客主都会冷场尴尬。但她却是很健谈,就连嫌啰嗦的我都会坐在她旁边听她讲些家常。现在这些都是回忆了,就连灶台钱的小凳子也铺满了灰。

明后天就是大年三十,可是却未曾感受到年味。就跟这个冬天似的,总是感觉缺乏一点韵味。往年的这几天家里都在忙着准备米酒、花亭粑。米酒便不是液态的那种,而是用米发酵而成的一中美食,很甜,也会醉人、这所谓是花亭粑,就更具特色,是这里特有的一中面食,长柱状,蒸好后切开可看到美丽的花纹,吃起来很糯、很香。如果将米酒与花亭粑两者和着一起煮熟再放点白糖,啧啧,那滋味,保你会迷醉其中。

吞了吞口水,咳咳,无奈的被呛会了现实。

看着空荡荡的家,好安静!一点儿也不吵,更是没人啰嗦!

看着熟悉的环境,竟然生出一种陌生感。久之,对自己也陌生了。

记忆中的一幕幕,如一部没配音的电影,每个情节,每个画面都如此清晰。

现在,在外归来,看不到屋旁守候的身影;坐在炉边,听不到啰嗦但怀念的唠叨。

这是一个没有雪的冬天,如果她在,或许有会时常唠叨,“这天没雪,明年恐怕又得遭罪了”念完了还要虔诚的祈祷一番,她是在求老天菩萨保佑。

今年,什么都没有。很简单,不麻烦。只是发呆的时间多了。

回家后的时间里我鲜有看她照片的,手机里有两张,她坐在躺椅上的背影照,是我悄悄拍的,拍正面我怕,怕她笑我又哭了。那几天,家里一切都是我来做的,每次刷碗是看到一旁毫无精神的她我的泪就夺眶而出,又是控制不住声响打了,她也就听到了,她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我不想让她知道,她也就装作不知道,不过看她被眼泪打湿的衣袖,我也就都知道了。

家里空空的,她的相框就在显眼处,但我很少仰头看。

这是她唯一的相框,她是不喜欢照相的,那次都是我们硬拉着拍的几张,都没单独的相框。这次专门为她做的,呵呵,我想她要是看到了一定会说我们不节约!

看着她我老是会视线模糊,模糊的视线就会闪现记忆的碎片,割的你心疼,最后只能用眼泪缓解。

别过头,看别处,时间就会继续往前走,而你却无法无暇顾及太多,这样就轻松了,不是么……

廊坊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绍兴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邢台哪个医院能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