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防空警报日 >> 正文

【看点】爱的表达(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五十多岁的华荣醉了,是心碎一般地醉,在这个秋叶飘落的季节。

田野的稻子已经金黄,低垂的稻穗释放着粮食的芳香。站在田埂上,华荣捻着即将上镰的稻子,心花怒放。又是一季丰收啊!华荣想着。

好久没下雨了,地有些干旱。华荣望望低垂的阴云,巴不得来一场秋雨。

天阴得厉害,伸出手就能捏出流窜在空气里阴云的水来,可惜,就是没有雨下下来。如果能赶在开学前就把稻子割了,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华荣心里不停地盘算着。

突然,手机响了。华荣打开手机,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华老师您好!我是您第一届学生英莲,您还记得我吗?”英莲,那个女娃子,华荣当然记得。

“你好英莲,你不是在市里教书吗?”华荣很高兴。最近几年,经常能接到他教过的学生的电话,二十六年的教学生涯,他培养了一大批学生。而第一届学生,他都能叫上名字。

“华老师回乡下了吧!”英莲问道。

“是的,回乡下看看,平时没有时间。”华荣如实回答着,“有事吗?”

“嗯,也没多大的事。您还记得当年我们班的那个邱娥吧。”英莲试探着。

“记得记得,她不是在乡下教书吗?矮个略胖,圆脸马尾辫,很恬静的。”华荣眼前立刻跳跃着当年邱娥的形象。

“老师的记性真好!”英莲夸道,“不过……”

“怎么了?”华荣感觉有点不对。

“您什么时侯回市里啊!大家都想您了,有好几个乡下来的都想见您。”英莲半真半假地说道。

“哦,今天吗?”

“是,大家有事想找您商量商量。”英莲有些哽咽。

“出什么事了?电话里说吧。”华荣感觉有点不对劲,急切地问道。

“让新潮开车接您吧,七八十公里,来回两个多小时,快得很。”英莲放下了电话,和其它几个同学抱头痛哭起来。

华荣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预感到出了事,出了大事。否则,英莲也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更不会让她爱人新潮开车来接自己回去。到底能出什么事情?荣华不停地琢磨,可怎么琢磨也猜不出。先前的诗情画意,一下子被这个电话冲到了九霄云外,一阵寒意袭上心头,荣华不由自主地打了寒颤,再也没有心情欣赏丰腴饱满的秋色。他快步走出田野,向父母的家走去。

新潮抑制住泪水,一路快驰,高速公路两侧的绚烂秋色一晃而过。哪里有心留意这些呢,救人要紧。邱娥还躺在手术台上呢。唉!自从听到这个噩耗,英莲整天哭哭啼啼,弄得他也没有了主意。赶快把华老师请回来吧,这种事,必须跟华老师商量。穿梭不停的车流,让新潮颇感压抑。慢点,慢点,安全第一,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出乱子。手机不停地蹦出微信短信,新潮知道,同学群里早已经炸了锅,大家焦急的心情如同英莲一样。

放了七天国庆节假,原本准备外出旅游的英莲,硬是被新潮父母突如其来的病给拖住了。父亲脑梗,母亲中风,这让新潮措手不及。连续几天陪护在父母床前,把新潮和英莲折腾得精疲力竭,好在还有兄弟姐妹,从外地赶回来后,多多少少能替换自己一下。不过,几家人的吃喝拉撒睡,也是挺忙碌的。所以,两口子瘦了一圈,刚算消停了下来,不想到看到了那条轻松筹的信息,英莲一下子崩溃了。

“我的天哪!新潮,你快来看看,这是不是真的?!”刚从医院回到家的英莲惊叫起来。“什么真的假的?是不是这两天忙得你晕头转向了?”新潮虽然嘴巴上埋怨,可心里还是很好奇,凑到英莲身边,接过手机,眼睛死盯住那条让自己心里一酸的信息:请你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们!我是一名乡村教师,目前被诊断为直肠癌癌症四期……

“怎么会呢?!”新潮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千真万确,邱娥穿着蓝条白底的病人服,嘴巴鼻子手上插满了管子昏迷着。天哪,怎么会是她?!英莲早已经失去了理智,抱着新潮的肩头痛哭起来,新潮的心酸酸的,紧紧搂着英莲,悲痛欲绝。夫妻俩痛哭了一阵,新潮就用手轻轻摇晃了一下英莲瘦削的肩膀,疼爱地说:“目前不是痛哭的事情,对于邱娥的事,我们得尽点心意,为她尽心做点事吧。”英莲知道新潮心事重,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幸的事都赶在一起了,她虽然很茫然,但冷静下来,觉得还是要理智些。虽然生活的重压让她喘不过气来,但昏迷的邱娥比自己更痛哭绝望,这个时候,邱娥更需要她这个最要好的同学的安慰与鼓励。唉!可怜的邱娥,你咋那么不爱惜自己呀!英莲心里五味杂陈,既心疼她又痛恨她。

“潮,你说得对,咱得为邱娥做点实际的。”英莲用抽纸揩着泪流不止红肿的眼睛。“嗯!你先喝点水,平静一下。”新潮把英莲扶到沙发上,又随手拿了个布枕,放在英莲颈脖后,快步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送到了英莲手上,贴着英莲坐下来。

“我想,既然邱娥肯用轻松筹平台求助20万治疗费,这透漏出几个信息:一是她没有绝望,她想活下去;二是她手头拮据,20万的治疗费,对于一个乡村教师来说,应该是个天文数字,尽管能按照医疗保险报销%60到%70,但先期的费用肯定不少。钱不应该成问题,最关键的是她愿意治疗,这就很关键。”新潮分析着。“是啊,她愿意接受治疗是关键,但20万的治疗费也不是个小数目啊!一个乡村教师,按照她的工龄和教龄,一个月拿到手的也就是3000多点,这还是最近两三年工资调整后的工资,20万,不吃不喝得多少年啊!何况在乡村,开销不小,一年下来,省吃俭用能积攒几个钱啊。”英莲清楚乡下老师的那点工资收入。

“所以说,咱首先要给邱娥精神力量,其次发动同学给她筹钱,第三申请民政或红十字会大病救助,第四借助轻松筹等爱心平台筹款。”新潮到底是班长出身,思路清晰得很。是了,自从参加工作后,从一个小学教师做起,到现在的市区中心校校长,遇到了多少事啊,可每件事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听了新潮头头是道的话,英莲激动的情绪平稳了一下。喝了一口水说:“你说的对,我们俩当年在班里一个班长一个团支书,这事得以咱俩为主,发动班级的同学积极参与进来。”

“是啊,谁让咱两口子是班里的主心骨呢,不过,这事还得请咱班主任华荣老师定夺。”

“是啊是啊!还是你遇事沉稳办事周到,但时间不等人,按照惯例,恐怕华老师回老家了。”

“是啊!二十多年的习惯了,每到国庆节,别人都旅游,咱华老师每次都回老家看望老人,下地帮老人收割庄稼。唉!都是高校的教授了,还保持着农民的憨厚淳朴本真,真是令人敬佩呀!”新潮感慨着。

“谁说不是呢,每次乡下的同学进城来玩,约他吃个饭都找不到人影,这老头也真是的哈!”

“这样吧,你抓紧时间在同学群里发布信息,组织同学来探望邱娥,发布捐款倡议书,另外在所有的群圈里链接邱娥的求助,我去接请华老师。”新潮和英莲正商量着,这时,门铃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新潮快步走去开门,在市里工作的同学们第一次聚齐,哭丧着脸唏嘘着蜂拥而至,几个女同学抱着英莲就痛哭起来。英莲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几个见面就闹的男同学绷着脸低着头垂泪。新潮招呼了大家一声,大家止住了哭声,气氛压抑得人喘不过起来。

“怎么会这样呢,娟子怎么这样傻呢!一周前给她通电话,她还笑着说一切都好呢!怎么这样突然!”黄慧念叨着。

“是这样哈,我和英莲知道这事后,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事情既然这样了,大家心里难过很正常。毕竟我们三年中师同学一场,而且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没断了联系。我们几个也是十聚七不齐的,何况在乡下教书的同学呢。事情已经出了,那咱哭死都没用。大家同学一场,都为她尽心尽力吧。目前她是刚手术过,看照片应该是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我和英莲商量了一下,你们几个在家和英莲一起做事,我开车去乡下接班主任华老师来,基本上按照我和英莲商量的先走起路来,等华老师来了,咱再从长计议。这期间,谁都别给邱娥通电话,她现在身体肯定虚弱得很,是否还在昏迷危险期也不能排除。好吧,咱就这样先做着。”

“好!就按照你们商量的先走着路,等华老师来了再说。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好有个照应啊!”身体矮小的韩光问道。

“你留在家吧,我一个人没问题。”新潮说完,就拿起车钥匙。

“你路上慢点,见了华老师不要和他说实情,他要是追问不止,你就扯个谎言。”英莲嘱咐着新潮。“知道了,我相机行事,都放心吧。”新潮回应着,迅速向楼下奔去。只听得发动机轰隆一声,车子就迅速消失了。

英莲和几个人,快速地把邱娥的轻松筹求助信息发往各个群。

新潮终于见到了华老师和师娘赵谷,华老师光秃的脑门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出啥事了?”华荣把头伸得像只老鹅。“对不起啊师娘,放假了还搅得你们不得安宁。”新潮向赵谷道歉说。

“看你说的,都是亲如一家的兄弟姐妹,哪有那么多客套。”赵谷嗔怪着新潮。

“也是的,来得匆忙,也没能给二老买点东西,以后抽时间再补上吧。”新潮弯腰从赵谷的手里接过手提箱,放进了后备箱。

“老人啥都不缺,咱走吧。”华荣拉开车门,一头钻了进去。新潮跟老人们打了声招呼,等师娘赵谷上了车,就开车上了路。

车子在乡村路上颠簸了一阵,就如释重负地出了村子。新潮从后视镜里看到华荣眉头紧皱,一脸的凝重,默不吭声,就知道他在琢磨到底出了多大的事,之所以不再追问,是担心分散自己开车的注意力。为了缓和气氛,新潮打开了UPS播放器,选了一首轻音乐,播放起来。华荣听到舒缓的音乐,心里一震。这事肯定小不了,他理解新潮这个得意门生的心意,为了掩饰自己郁闷纠结的心情,只好把眼睛一闭,假寐起来。有些花白头发的师娘赵谷,了解自己的丈夫,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他,他心里在专注地想事情。

一路无言,车子在路上奔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停在了新潮的楼下。“老师,到了,咱上楼吧。”华荣琢磨了一路,把各种最坏的情况都想了个遍,最后还是不敢肯定出了多大的事,忍不住习惯地拍了拍自己光秃秃的脑门,一言不发地钻出车,跟着新潮走上了楼梯。他真的不敢相信,迎接他的居然是邱娥的不幸事实。

当英莲打开门时,华荣夫妇嗅到了沉闷窒息。眼前在市里工作的学生齐刷刷地站在面前,一个不落。大家挤出笑容,招呼着他们进屋。华荣心里纳闷着,但他镇定地坐了下来,接过来英莲倒的水。英莲给新潮使了个眼色,新潮会意地招呼大家都坐下,对华荣说道:“华老师,我知道你生了我一路子气,可你听我给你解释哈。”新潮挤了挤笑容。

“嗯,就你小子明白,快说吧,到底出了啥事?”华荣说道。

“长话短说,邱娥出事了。”新潮一五一十地把情况汇报给了华荣。华荣听后,老泪纵横泪水如断线的珠子,哽咽着说:“我想破脑子也没往这处想啊,这死妮子怎么这么遭此不幸啊!”

“华老师,你也别太伤心了,我们知道你对我们都好,我们是你参加工作后带的第一届学生,当初我们到学校报到的时候,你都能一一叫上我们的名字,说出我们的家庭住址,我们没把你当老师看待,我们都把你当大哥看的。现在我们也都四十多了,也都成家立业了,知道你一直把我们当做弟弟妹妹看。如今邱娥遇到这样的事,我们只能等着你拿主意。”英莲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看我老糊涂了,都别难过了。给邱娥联系了吗?她现在什么状况?快打电话问问。”华荣平静了一下心情,吩咐道。

“好,我马上打电话问问情况。”和邱娥同位三年的黄慧马上拨通了电话。

“喂!是邱娥吗?我是黄慧。”房子里寂静得只能听到大家急促的呼吸声。

“哦,是黄阿姨啊,我是芳芳。”邱娥的女儿芳芳说道。

“是芳芳啊,你妈怎么样了?”黄慧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手术过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刚从重症监护室搬到病房。”芳芳有些哽咽地说道。

“黄慧,把手机给我吧,我问问。”华荣的心酸酸的,如同泡在老醋缸里腌了一个冬天。他颤抖着手接过黄慧的电话,轻声问道:“芳芳,我是你妈妈的班主任老师,请你把电话交给你爸爸好吗?”

“哦!”芳芳把电话交给了邱娥的爱人王海。“华老师您好!我是邱娥的爱人。”

“嗯,邱娥现在什么情况?”华荣急切地问道。

“直肠癌四期,癌细胞转移到了肝脏,一周前发现不适,到县医院检查确认病症,然后就转院到四院肿瘤科手术,切除手术很成功,目前危险期过了,从重症监护室转出到小监护室里观察治疗。”王海语不成声地说着。

“好好好!这样哈,四院重症监护室的主任和副主任都是我的朋友,也是老家人,等会我给他们联系,需要的话就直接找他们,提我的名字他们都知道。遇到这样的事你要沉住气,照顾好邱娥,更要照顾好自己,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先稳定病情,治疗费我们一起想办法,你别犯愁哈。”华荣有千言万语地叮嘱王海,可是目前,只能拣要紧的话说。“我和新潮他们几个明天去看邱娥,随便带些钱过去,你先用着。”

治疗癫痫有效的是什么方法
南昌的癫痫医院治疗哪里好
河北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