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戴河二手房 >> 正文

【丁香】心中的翡冷翠(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当飞机翱翔在蓝天时,郑雅丽看着白云之上刺眼的阳光,轻轻地拉下机舱边的小窗,闭目养神。郑雅丽穿着米白色的休闲套装,披着自己带的玫红色的披肩,靠在座位上,她已经几天没合眼了,脑袋空空的,一片苍白。经过两年多的痛苦折磨,她装聋作哑、委曲求全,最终没有留住丈夫刘国庆,两个星期前她和刘国庆离婚了,两人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刘国庆从此成为她的过去式。当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郑雅丽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哭,只是看着夏日的艳阳,突然想唱《九九艳阳天》了。那一刻,她怀疑自己是否傻了。

郑雅丽现在和一些失恋、离婚的女性一样,想忘掉过去,想放飞心情,想独自一人乘飞机去异国他乡。飞机在颠簸着,郑雅丽想象着飞机下的纵横沟壑、连绵群山,她没有力气再开窗欣赏下面的大好河山,那些痛苦的思绪不时占据她的脑海。

女儿刘蓓蓓参加夏令营去了,郑雅丽在家独处了两个星期,姐姐郑美丽给她买好所需的东西,默默地送她去机场,她恍如在梦中。她此行的目的地是欧洲意大利的一座城市佛罗伦萨,徐志摩当年称之为“翡冷翠”,他的那首诗《翡冷翠的一夜》,就是他远离异国他乡、感情彷徨时在佛罗伦萨所作。郑雅丽与刘国庆热恋时,刘国庆常为她朗诵这首诗“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么一天,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那磁性的男中音让她如痴如醉。那时她就记住了这座古老而浪漫的城市,记住它的另一个美丽的名字“翡冷翠”,因为这与她甜蜜的爱情相连着。当十七年后郑雅丽看到电视里的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她惊呆了,电视里所选的某一拍摄场景竟然是佛罗伦萨——“翡冷翠”。专业的拍摄技术,带给她梦幻般的感觉,那古老的建筑在电视里一一再现,她的思绪仿佛跟着镜头在飞扬,耳旁响起刘国庆那磁性的声音,当年因为他,她记住了这座欧洲城市——“翡冷翠”。

郑雅丽与刘国庆相识于闺蜜李小莲的婚礼上,那天郑雅丽特意化了个大浓妆,浓浓的眉型像毛毛虫一样横卧在眼睛上方,她戴上长长的假睫毛,涂了紫色的眼影,细长的眼睛似乎被撑大了蛮多。她两颊涂了腮红后艳若桃花,她身着镶着蕾丝边的欧洲宫廷式的白色连衣裙,配上临时烫的大波浪卷发,让她像芭比娃娃一样洋味儿十足。她是伴娘,为了不抢新娘的风头,因而特意避开了红色的着装。伴郎刘国庆西装革履,三七分的头发抹得油光发亮,他眉形如剑,眼睛大而有神,脸型线条略显柔和,瘦高的个子,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因为那场婚礼,他们记住了对方。

郑雅丽第二次见到刘国庆是一个多月后的端午节,那天天空艳阳高照,江水波光粼粼,江边的龙舟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郑雅丽和闺蜜李小莲在江边大道闲逛。刘国庆穿着灰色的休闲服,阳光帅气,手拿着一本书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李小莲迎面对他打招呼,他露出了笑脸,李晓莲向他介绍郑雅丽就是那天的伴娘时,刘国庆仔细端详了好久,连说认不出来了。郑雅丽细长的眼睛尾部自然上翘,弯弯的柳叶细眉,鹅蛋型的白色脸上稀疏地洒落着一些雀斑,她素颜的样子很清纯,一副邻家小妹的模样。刘国庆心里寻思,一个月不见,郑雅丽的容貌判若两人。

李小莲拉着郑雅丽的手,轻声问道:“国庆,你从新华书店来的?”

刘国庆扬着书本说:“对,刚去买了一本书。你们来看龙舟赛?”

李小莲点点头说:“我和雅丽闲得无聊,散步呢。等忙完这阵子,什么时候一起聚聚吧?”

刘国庆看了一眼郑雅丽,说:“好啊,上次与这位美女一别,就没机会再见面,期盼着呢。”

郑雅丽笑盈盈地说:“帅哥说笑了,我相貌平平,称不上美女呢。我很希望年轻的朋友多聚聚,一起聊聊天、爬爬山。”

刘国庆立马接话道:“美女别谦虚了,你现在比那次当伴娘时更好看。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李小莲赞道:“文绉绉的,真是才子佳人啊!你们二位以后要多联系。”

郑雅丽微笑着,眼睛眯得像月牙儿,她轻吟道:“真美!这是琼瑶的言情剧《在水一方》中的歌词,根据《诗经·秦风》中的一首诗《诗经·蒹葭》中的诗歌改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特别喜欢。”

刘国庆听了眼睛一亮,兴奋地急问:“雅丽美女,你喜欢看书?”

郑雅丽轻轻地回答说:“是的,周末闲暇时看看,平常上班被孩子们吵得没心情看,晚上就看都市言情剧。”

李小莲轻轻拨开被微风吹到眼睛上的刘海,对刘国庆说:“别小看雅丽哟,她学生时代作文写得很棒,只是现在在幼儿园上班,埋没了才情。”

刘国庆用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说:“真的吗?太好了,以后聚会时有话题可聊了。”

郑雅丽呵呵笑着说:“我上班后,就看书少了。幼儿园的事情太多了,除了正常上班,每周周末还带一个画画的兴趣班。”

刘国庆夸奖说:“多才多艺呀,以后多指教呀。”

郑雅丽羞涩地说:“哪里多才多艺哟,没办法,当幼师就得样样都懂一点儿,但都是三脚猫的功夫。”

李小莲咯咯笑了,刮着郑雅丽的鼻头,说:“还是学生时代的模样,羞答答的,什么时候能像女汉子一样大大咧咧说几句话呀?”

刘国庆连忙接道:“就这样好,别逼她成为女汉子,那就不是她了。”

郑雅丽嗔怪道:“你还是闺蜜呢,不如别人吧,要我成为女汉子,岂不折煞我了。”

李小莲说:“也对哟,一个娇柔的女孩儿,突然改变风格,那会叫人不知所措的。雅丽,国庆,你们以后多联系,会成为好朋友的。”

江边锣鼓震天,人声鼎沸,郑雅丽他们三人沿着林荫大道漫步,李小莲告诉郑雅丽,刘国庆是她老公的同学,在事业单位上班。郑雅丽打量着刘国庆那阳光大男孩儿的模样,暗自寻思,他温文尔雅,喜欢看书,不同于那些浮躁的年轻人。

刘国庆见郑雅丽文静温婉,素颜时如小家碧玉,不觉心生好感,暗叹:世上还有这样淡雅得如青莲一般的女孩儿!他心里期盼着能与她多相见。

李小莲看着阳光斑驳中刘国庆那沉思时的帅模样,再看看身边高挑的闺蜜郑雅丽,一个念头在脑海闪现,她要当红娘,她要把闺蜜郑雅丽与老公的同学刘国庆撮合成一对。

二、

飞机在云层颠簸着,郑雅丽神情迷茫,刘国庆年轻时英俊潇洒的模样、中年时风度翩翩的模样在她脑海重叠着,她的头都快炸了。她想,人的大脑如果像电脑一样能任意删除该多好,她就不会这样困扰了。平常女人们聊八卦,说那些心灵鸡汤,说女人要多爱自己,她只是听听就忘了,整颗心都用在刘国庆和女儿刘蓓蓓身上。步入中年,郑雅丽和大多数中年女人一样就成了“豆腐渣”,与苗条秀气无缘了,胖了一圈的她眼睛似乎小了很多,一笑都眯成一条缝了。她每天下班了就直接去菜市场,买刘国庆和女儿刘蓓蓓喜欢吃的菜。

刘国庆中年时成了“一枝花”,他身体微微发福,显得成熟稳重,家里事由郑雅丽一手操劳,他乐得逍遥自在,平常应酬、与朋友聚会,几乎不带郑雅丽。他春风得意,平步青云,四十岁不到都是单位的正科级干部了。如果不与老乡张丽娟相遇,他依然是那个乐呵呵的只与朋友聚聚的好爸爸、好丈夫。

一个春寒料峭的黄昏,刘国庆拿着公文包徒步走出单位大门,只听一女子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刘科长,下班了?”刘国庆抬头朝前一看,一个穿着咖色薄毛呢大衣的漂亮女子微笑地看着他。刘国庆惊讶地扫了她一眼,问道:“你是谁,叫我吗?”

扎着马尾的张丽娟大方地笑了,说:“是呀,我认得你。我大学一毕业就来这个单位上班了,我叫张丽娟。”

刘国庆尽力搜刮脑海里的记忆片段,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她。他礼貌地说:“对不起,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

一阵春风吹来,柳絮儿轻轻飘落,张丽娟杏眼微眯,笑道:“你肯定不认得我,我早就认识你了,你是我的老乡和校友呢。”

刘国庆诧异地看着张丽娟,她身材瘦高,略施粉黛的脸蛋白白净净的,长睫毛下的杏眼黑溜溜的,大蒜型的鼻头肉嘟嘟的,樱桃小嘴粉艳艳的。刘国庆感觉似乎曾经相识,突然他心里一惊,觉得她的神韵像极了老婆郑雅丽年轻时的样子。他试探地问道:“你老家是哪里的,你在哪里读过书?”

张丽娟立马用乡音说道:“渔村呀,你在县一中读过书,我们老师常提起你,你是我们这些学弟学妹们的骄傲呢。”

刘国庆一听熟悉的乡音,惊喜道:“你真是渔村的?我都多少年没回过母校了。见到你,我太高兴了!”

张丽娟继续说着乡音:“你可是师哥哟,以后多多关照。我就在你楼下的办公室上班,我常看到你呢。”

刘国庆也用久违的乡音说:“你认得教语文的张洪明老师吗?不知他还在母校吧。”

张丽娟听了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连忙说:“认得,认得,他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他常提起你呢。据说我们上大二的时候他就退休了,现在和师母去乡下住了。那时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一提到写作文,就会说起你当年的作文如何棒。他说,你们班有个女生因早恋退学回到农村,不久就自杀了。你曾写了一篇作文,老师在讲台上当范文朗读,不一会儿教室一片哭泣声,他说那作文写得太感人了。”

刘国庆听了,似乎回到了那个懵懂的青春年少时,嘴里念叨:“都多久的事儿了,张老师还记得。那时张老师正是年富力强的教学骨干,他给我们上课,我都听得如痴如醉。他给我们讲阿房宫,就会将当时的历史背景详细讲解。他给我们讲古诗词,如柳永的,就会说到柳永的个人经历,说他是个不得志的词人……”

张丽娟说:“是的,听语文课是一种精神享受,一节课的时间过得真快,一不留神就下课了。”

刘国庆和张丽娟边走边聊,张丽娟提到母校的变化,刘国庆感叹时光如水,岁月匆匆,不觉自己已到中年了。他告诉张丽娟,他考上大学后,父亲就过世了,母亲离开村子进城给姐姐带孩子,从此姐姐家就成了他落脚的地方,他就很少回老家了。张丽娟说自己在这里没有亲人、朋友,就认得他这个师哥。刘国庆听了立即有种当哥哥的感觉,他安慰她说以后有什么事儿就找他这个师哥。二人走到公交站台,才道别回家。

回到家,刘国庆见郑雅丽在厨房炒菜,就进去帮忙端菜。郑雅丽心疼地说:“去客厅坐吧,上了一天的班,累吧?女儿回来了在做作业,你去看看。”

刘国庆看了看面如满月的郑雅丽,说:“好吧,女儿马上要进初中了。现在进重点中学竞争激烈,女儿成绩没下降吧?”

郑雅丽边炒菜边说:“女儿不错哟,这次模拟考试排在全校前十名呢。只要她不松懈,考试发挥正常,应该没有问题。”

刘国庆高兴地说:“谢谢你!雅丽,家里全靠你打理,女儿的学习也是你管。”

郑雅丽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刘国庆,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说起谢谢我了?我不要你谢,只要你们父女俩好好的,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刘国庆走进厨房,说:“刚才下班遇到一个从老家母校毕业的小姑娘,她的语文老师竟然就是我当年的班主任。她只叫我师哥,她的话让我感慨万千,时光催人老啊,班主任已经退休了,在老家颐享天年了。”

郑雅丽刷洗着炒锅,说:“是吗?这么巧,遇到小师妹了,哪天请她来家坐坐?”

夫妻二人闲聊着,菜摆好了就叫女儿刘蓓蓓出来吃饭。

三、

女儿刘蓓蓓不负众望,考上了重点中学,初中的孩子是走读,每天得回家吃饭。九月的天气不再那么炎热,天高云淡,正是郊游的好季节。看一朵花开,品一杯茶香,对于郑雅丽来说都是奢侈。女儿上初二后,周末了上午还要补课,那天郑雅丽也匆匆出门去上班,她带的画画兴趣班今天要交作品,参加国庆展出,她得选几幅有特色的画。经过去公园的林荫道,她看见三三两两的行人中有个人像极了刘国庆,她心里一惊,急忙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郑雅丽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昨天刘国庆还说去出差得一个星期后才回来,郑雅丽为他整理了足够他换洗的衣服、袜子,叮嘱他记得把脏衣服带回来。刘国庆提着行李包离开家门时,说:“雅丽,周末蓓蓓回来,我打电话给她,你要给她做点好吃的。”

郑雅丽嗔怪地说:“知道,好像我是个后妈一样,女儿回来,我哪一次没做她喜欢吃的菜?你们父女俩喜欢吃什么,我还不知道?你自己出差要注意身体,别感冒了。哦,国庆,你那小师妹最近怪怪的,遇到她几次,神情慌张,对我欲言又止,她没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儿吧?”

刘国庆支支吾吾,说:“真罗嗦,我又不是小孩。你说张丽娟?我都好久没碰到她了,她好像有男朋友了。好了,不说了,我走了。”

郑雅丽继续说:“人家小姑娘在这儿也没个亲人,遇到她问问,有什么事儿别憋在心里。”

刘国庆不再说话,开门出去,然后咣铛一声关上门下楼了。郑雅丽整理着客厅沙发上的衣服,自言自语:“女孩儿大了,有心思了。别是与男朋友吵架了,下次叫她一起聊聊,把心中的疙瘩解开。”

最新治疗癫痫的方法
如何预防癫痫的遗传
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

友情链接:

僵桃代李网 | 果树农药 | 闰年算法 | 物理的英语 | 短裙黑丝美女 | 时代数码 | 恐怖的短篇鬼故事